重大發現

最重大的發現是﹕中共派了兩個半特務滲透民主黨。他們的任務是,製造內訌。即使沒有內訌,兩個半特務也會無中生有,並得到多張報紙的配合,營造民主黨月月內訌、天天內訌的印象,使市民誤會民主黨只知內鬥、不長進、不爭氣,因而不支持。民主黨內出現許多奇特的言論和行為,原因在此。

Friday, May 12, 2006

第6篇 主流派沒有追擊改革派的「始末」

各位:

昨日我說,3月30號的特別中委會上,主流派無同高達聯手對付改革派,連高達都無打我們,我們總算鬆一口氣,而根據公公報料,當晚風平浪靜的原因,係主流派根本一盤散沙,各路勢力為上位各懷鬼胎,所以對處理改革派這件事,意見分歧,最後各方都不敢輕舉妄動下,才沒有利用這件事狙擊改革派。

雖然改革派已知個中原因,但始終是公公消息靈通,政治觀察力強,經過他事後竭而不捨去套料,發現主流派的分裂情況,遠比想像中嚴重,牽涉人物甚廣,形勢複雜到令人頭都大埋。雖然,好多估計到現在都未有兌現,但改革派對於主流派內鬨,以及有人要跣高達,已經無容置疑,但講到話誰是名單的真正黑手,我們郤仍然苦無證據。

因為公公所收到的風,當時主流派的形勢真是錯綜復雜,糾纏不清,莫說你們會感到混亂,其實我當時何嘗唔係頭昏腦脹,不過呢d的確係當時的所知所聞,內容會較複雜混亂,請你們耐心細讀。
---------------------------------------------------------------

改革派四出探聽 套取主流派收韁內情

寄件者: Prof. KM Chan
日期: 2006/4/1 上午10:35
收件者:改革派電郵組
主旨:下一步,再下一步,和再再下一步

各位: 其實葉太和遲叔亦有努力勸華叔,他才收疆。
KM

----------------------------------------------

寄件者: 鄺國全
日期: 2006/4/1 下午19:46
收件者:改革派電郵組
主旨:下一步,再下一步,和再再下一步

各位:

當然,華叔沒有高調介入,今次暫可算大步跨過。不過,請大家緊記,已打草驚蛇,主流派亦不會輕易放過,定必步步小心,處處為營。總之,現時要解決的,是疏導黨友們的誤解,亦要看稍後給黨員的公開信如何寫法,才作結論。

博士,請你就此事跟進!跟進! 全

----------------------------------------


寄件者: 鄺國全

日期: 2006/4/2 下午23:47
收件者:改革派電郵組
主旨:下一步,再下一步,和再再下一步

公公:

你的確是有諸葛亮之風,能冷靜地分析每個環節,這也是我要學習的。

當然,你對阿叔和YS的表示的分析,我完全認同,而且可以看出中間仍有不少耐人尋味的思考,究竟主流派是做什麼呢?相信未來日子定有好戲連場。 全


---------------------------------------------

主流派分裂﹕對付改革派意見分歧」

寄件者: Raymond Luk
日期: 2006/3/30 下午15:07

收件者:改革派電郵組

主旨:團結中間派,圍堵主流派


各位:

據本公公了解,丁丁經已由黨內外人士的不斷游說,清楚了解和掌握了件事的來龍去脈,至此已完全相信高達因為個人利益,借滲透為題發揮,利用兩老鏟除異己。加上中間派亦轉向同情我們的話,我們更應該把握機會,統一戰線。 公公

------------------------------------

「楊森出賣高達,匯點系染指民主黨」

寄件者: Raymond Luk
日期: 2006/4/2 下午21:53
收件者:改革派電郵組
主旨:下一步,再下一步,和再再下一步

鄺大廚:

政治上從來沒有永遠的朋友,亦沒有永遠的敵人。我希望你睇完以下分析,可以放開心胸去睇匯點派。

阿叔沒有高調介入,YS出賣高達,乜你以為真係咁簡單?阿叔為何不出聲?YS為何將「34人」交到會事委處理?天下間冇咁順攤的事!

以他們的政治道行和層次,一舉一動,從來都有因果關係,請試想想,阿叔身為「五人小組」的成員,如果不是有人同佢講好數,將「滲透」與「34人」分開處理,依循三月十六日中常委的集體決定,阿叔會唔開聲咩?

還有YS,如果沒有涉及主流派的政治角力和利益,佢又為甘冒與高達「反檯」的風險,出手令「34人」有機會過關呢?所以政治上千奇百怪的事,盡在今次事件中,大家其實正在上寶貴的一課。

我認為凡不是我們,又不是高達的心腹,都可以是中間派,因此匯點系統也不例外。
.......匯點系仍然是關鍵的力量,我不是講過在過去的電郵討論中談過,為何盧子會出現於一月七日的清算咖喱范大會,講了一番特別的說話,反映出匯點系班頭頭,仍然想指染民主黨的內政。

早 在去年除夕在你辦事處那一次聚會,我們曾討論過分工,包括策反匯點系,以達到在年底大選關鍵一刻,由張良「下令」匯點系統背叛高達的計劃,我可以說,事情 在進行當中,而且進展還頗為順利,而這些接觸和聯繫,連現時黨內的匯點人馬,包括Z、蔣姨、公子、智叔、狒狒等人,都完全唔知道,如果俾佢地知到,曝了出 來,就前功盡廢。你見唔到今次Z、智叔班人,以及公子的立場,都是散修修嗎?這是因為匯點龍頭還沒有頒下旨意,所以唔覺得佢地係乜立場。公公

[註:阿叔=司徒華, YS=楊森]

------------------------------------------------

「高達、仁哥、楊森、張文矛盾重重」

寄件者: Raymond Luk
日期: 2006/4/3  下午12:52
收件者:改革派電郵組
主旨:下一步,再下一步,和再再下一步

我收到以下在過去兩天主流派內的風聲。

一、為了YS上週四晚(3月30日特別中委會)的舉動,主流派內部都要協調一下。據
了解,主流派內現時並非如我們較早時的樂觀評論,趨向分裂,但其內部對我們的處理手法呈不同的意見,是肯定的事實。

四、仁哥對YS對「34人」的處理手法,以及祖母找丁丁插手干預十分不滿,認為這令高達處於被
動。

五、主流派內對我們的態度,有兩種討論:奪權或分權。「達仁一派」均仍堅持要大力阻止我們
奪權,仁哥之所以「上身」,是因為他確實擔心我們上台,第一件做的事,就是「黨支分家」,因此仁哥堅持找阿叔幫手,以黨內支記系的動員力,以及阿叔的道德老祖魅力,鎮壓一切反對力量。

、「達仁一派」以外,就傾向考慮與我們分權的可行性,唯「達仁一派」堅持分權都冇得傾,
堅持將我們掃出領導層,因此現階段YS、CK、丁丁、冼雞,會試探我們的究竟是想奪權抑或分權(因為部份人對我們有偏見,認為我們甚麼都是錯,而較開明的,卻對我們認識不深,唔清唔楚),丁丁主張以和為貴,認為在可控制全局的環境下,接受有限度讓我們參與。(情況就如大陸要高度操控香港選特首的情況一模一樣。)我對短期局勢有以下的評估和意見。

  A. YS明顯要安撫「達仁一派」,但將「34人」作為他手上的籌碼,一方面可牽制我們,也
可牽制「達仁一派」。YS內裏一樣保守,他與「達仁一派」有共同想法,是絕不會容許們奪權,但他對高達的處事手法,又的確不滿,還心記著上次「達仁一派」逼宮令他下事件。

  B. 我們對YS要步步為營,藉他們的內部矛盾,做到「互借東風」之效。

  C.主流派必然會急於試探我們的底線,可能會直接找博士講數,又或找中間派向我們試探,
請各位提高警覺,務必互相通佈,以觀全局。
[註:達仁=李永達+何俊仁,丁丁=李柱銘,冼雞=單仲偕]

---------------------------------------------------

「華叔力撐仁哥 丁丁與張文角力」

寄件者: Raymond Luk
日期: 2006/4/21
下午12:37
收件者:改革派電郵組
主旨: 回不回應仁哥在明報放料?

請留意本公公較早時提及四月十四日所收到的風,當時已聽聞阿叔想舉仁哥上馬,由是觀之,本公公相信白紙扇心急放料,夾硬話博士上任就會「黨支分家」,令個黨進一步分裂,於是及早揚聲,以定君位,正是快刀斬亂麻,化被動為主動,兼唔畀丁丁計謀得逞。(事關剛愎自用的白紙扇,深信丁丁支持博士!)

[註:白紙扇=張文光]

------------------------------------
真兄弟上

第6篇完,明日說﹕每到關鍵時刻,情報總會轉向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