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大發現

最重大的發現是﹕中共派了兩個半特務滲透民主黨。他們的任務是,製造內訌。即使沒有內訌,兩個半特務也會無中生有,並得到多張報紙的配合,營造民主黨月月內訌、天天內訌的印象,使市民誤會民主黨只知內鬥、不長進、不爭氣,因而不支持。民主黨內出現許多奇特的言論和行為,原因在此。

Monday, May 22, 2006

第14篇 a.公公獻計霖匯點 b.公公的中方聯繫

各位:

休息左兩日,精神好似好番少少,呢幾日有幾封comments入來回應我,等我唔使咁孤單,可以撐落去。

上星期五我講到,公公慫恿改革派策反九小福同主流派,其實點止咁簡單,佢又點會放過匯點系的人,因為觸智多謀的公公,又點會唔知道扯得越多人落水,製造黨內的矛盾就會越深,搗亂民主黨的陰謀就越容易得逞。所以,我今日貼出公公教改革派對付匯點系的電郵。我雖然當時都幾信,但而家睇番轉頭,就看得出多數根本是無中生有,老作,用來欺騙改革派,等我地以為可以利用匯點系,來搞他的黨內鬥爭。

嚴正聲明 :
以下是公公慫恿改革派策反匯點系的記錄

請傳媒勿歪曲原意 將謠言當事實報導

-----------------------------

a.公公獻計霖匯點


統戰馮公子 
寄件者: Raymond Luk
日期: 2006/1/17  
收件者:改革派電郵組
主旨: Fw: 對黨改革的一些提議

你份人實在太過率直了!完全不懂得預測你對手的想法,會否利用你,...。馮公子可以統戰,但不是叫你走去佢面前大談互相支持的方略,...一定要同時算馮公子的該筆舊帳,但會「袒護」他做場戲草草完場,以換取馮公子做其打手馬前卒...。

這些人,若果沒有如張良般高人把他鋏制住,分分鐘會在背後及陣前出賣盟友,你還輕易信他?

[註:馮公子=馮偉光]
-------------------------------

智叔曾是主流派收風人 
寄件者: Raymond Luk
日期: 2006/3/26下午22:14
收件者:改革派電郵組
主旨:高達及主流派在開記招後的反應

各位朋友:
十、主流派認為智叔一派,已完成監察和收風的歷史任務,毋須再與我們扮friend。


公公


[註﹕智叔=黃成智]
-----------------------------

策動與匯點高層合流 

寄件者: Raymond Luk
日期: 2006/4/1 下午13:03
收件者:改革派電郵組
主旨:下一步,再下一步,和再再下一步

博士及各位:

昨日,本公公收到[S君]的電話,對於與匯點高層合流,佢一力支持,主動幫忙,除了找黨內的盧子以外,還可以找張良和張楚勇,到時我們的立場書,可以有更深厚功力的人士支援
公公

[註:張良=張炳良]
---------------------------------

秘密策反匯點系 由張良下令背叛高達
寄件者: Raymond Luk
日期: 2006/4/2 下午21:53
收件者:改革派電郵組
主旨: 下一步,再下一步,和再再下一步

政治上從來沒有永遠的朋友,亦沒有永遠的敵人。我希望你睇完以下分析,可以放開心胸去睇匯點派。

我認為凡不是我們,又不是高達的心腹,都可以是中間派,因此匯點系統也不例外。我明白從過去的歷史角度,你會睇匯點不順眼,但歸根究底,都不過是「向左走,向右走」的立場鬥爭而已

匯點系仍然是關鍵的力量,我不是講過在過去的電郵討論中談過,為何盧子會出現於一月七日的清算咖喱范大會,講了一番特別的說話,反映出匯點系班頭頭,仍然想指染民主黨的內政。

早 在去年除夕在你辦事處那一次聚會,我們曾討論過分工,包括策反匯點系,以達到在年底大選關鍵一刻,由張良「下令」匯點系統背叛高達的計劃,我可以說,事情 在進行當中,而且進展還頗為順利,而這些接觸和聯繫,連現時黨內的匯點人馬,包括Z、蔣姨、公子、智叔、狒狒等人,都完全唔知道,如果俾佢地知到,曝了出來,就前功盡廢。你見唔到今次Z、智叔班人,以及公子的立場,都是散修修嗎?這是因為匯點龍頭還沒有頒下旨意,所以唔覺得佢地係乜立場。

公公

[註:Z=黃偉賢,蔣姨=蔣月蘭]
---------------------------------

Z支持34人名單 是統戰手段生效?

寄件者: Raymond Luk
日期: 2006/4/20下午22:42
收件者:改革派電郵組
主旨:高度機密,請勿外洩

各位:會議又討論過在現時的「過渡期」如何處理新入會申請,阿叔和第一夫人都主張要即時凍結處理,直至「五人小組」有結論為止,被Z強烈反駁,而大部份意見都傾向在「新制」未出爐時,沿用「舊制」。另一方面,Z今晚的發言,都好支持「34人名單」,要求盡快處理和通過,又批評仁哥的建議在實際效果上是阻礙民主黨招攬新黨員的發展,等於叫人唔過去「公文袋」那邊!

如果博士或占美有lobby過佢,咁即係代表我們「統一思想戰線」的手段,其實可以產生效果。(理得佢係唔係匯點人!)

公公


[註:博士=陳竟明,占美=黃俊煒]
----------------------------------

唇亡齒寒 爭取匯點舊部支持

寄件者: Raymond Luk
日期: 2006/4/24下午19:02
收件者:改革派電郵組
主旨:下一步,再下一步,和再再下一步

(二)匯點舊部較早時(唔清楚日子)召集了一次舊部眾的會議,分析最近的風波,佢地結論和立場傾向支持我們,這方面解釋了為何四月二十日的中委會,我們這麼容易就得到狄公和Z的幫拖,也正如我說的唇亡齒寒的道理。
(三)智叔向匯點龍頭解釋有人指佢搞屎棍時,佢話唔關佢事,仲話高達派了臥底,所以好清楚我地一舉一動。

就這些風聲,我會進一步找[S君]幫手求證,事關智叔隨時會破壞匯點幫對我們的態度,對拉倒高達十分不利

公公

----------------------------------------

改革派兄弟對匯點的看法 留意狄志遠 是勝負關鍵
寄件者: Jimmy Wong
日期: 2005/12/16 下午13:09
收件者:改革派電郵組
主旨:東週刊對民主黨的報導

…。最后多留意亞dick的動態,條友又古或,又長頭 ... 又是勝負關關鍵。

[註:Dick= 狄志遠]
------------------------------------------------------------------------




b.公公的中方聯繫 

唔怕坦白講,我私下有用真兄弟0既名義,同個別改革派的兄弟姊妹通電郵,試下盡最後努力,尋求佢地的支持,總之搵到一個得一個。前兩日,我就收到一封回信,我認為佢0既意見係應該重視的。

-----------------------------
改革派其中一人問真兄弟 公公與中方有何聯繫

寄件者: 改革派其中一位兄弟
收件者: brother real
日期: 2006/5/20 上午 1:08
主旨: 向你求救 一齊拔針

真兄弟 我有d野想回應...
你點解你咁肯定佢係中方針呢,你在blog內仍未提及過喎,似乎你同佢仇口都幾深喎


--------------------------------

當 然,我係無親眼睇到佢收中方水搗亂民主黨,如果唔係,我呢段時間使咩諗爆頭。我之所以懷疑佢,係因為公公儲心積累搞甘多嘢,但我地同佢又唔係十冤九仇,佢 出於什麼動機,要咁出賣改革派同甘共苦的兄弟姊妹,害到我地同成個黨雞毛鴨血?答案是政治常識:誰在他掀起的民主黨內鬥之中最受害?誰最得益?誰會打賞 他,不是呼之欲出嗎?

公 公係咪中方枝針,本來我有 多d証據,但大部分係在改革派兄弟姊妹飲食支部聚會聽到,尤其有人狂隊紅酒飲大左的時候,就會唔自覺咁漏口風,爆d關於中方收水0既嘢出黎。雖然係我親耳 聽到,但無白紙黑字預左有人一定唔認,有人唔信,所以我只好依靠一d公公暗示與中方有關係的電郵,証明有人一直與中方關係異常密切。

--------------------------------------------------

公公與阿爺的溝通人 就政治局勢聯繫溝通

寄件者: Raymond Luk
日期: 2005/12/8 下午12:16
收件者:改革派電郵組
主旨:用電郵討論反革命思想要小心

其二,本星期一與Jimmy做網台時,大家曾經談論過十二月廿一日否決了政制方案,對老左有著數。我有印象Jimmy提及收到風,話阿爺已不再緊張表決是否獲得通過,我只是想跟大家講,昨晚見過的溝通人,也向我提及同樣的信息,很明確指即使政改方案不獲立法會三份之二通過,也不會影響阿爺對小曾的支持。

其三,雖然溝通人想知大家對陳太有何睇法,但已定性無論如何不會考慮陳太,支持小曾做足七年,所以Jimmy話齋,原地踏步可以使陳太連提名都攞唔到,阿爺沒有損失。

其四,溝通人指為何小曾之前一臉風騷,是由於聽了大班的饞言,話泛民有得傾,仲話有十二票可以支持政府,並透露高佬私下與小曾有承話,話有某些讓步(例如承諾逐步取消委任)可以有得考慮。看來泛民一早傳出高佬立場軟化傾向讓步,所言非虛。

公公

On 12/8/05, Prof. KM Chan wrote:

再說一句,是革命思想,不是反革命思想。另,溝通者想我寫些具體達致普選的方案…………我寫完再給大家睇。

[註:溝通人=中方的聯絡人,阿爺=中方,小曾=曾蔭權,陳太=陳方安生,高佬=李永達]

-----------------------

公公向中間人剖釋黨內情況

寄件者: Raymond Luk
日期: 2006/4/20 下午22:42
收件者:改革派電郵組
主旨: 高度機密,請勿外洩

各位:

幸 好今晚中委會上,達仁一派在備受博士篇文章的壓力下收了韁,不堅持在即晚通過,並且主動話交給「五人小組」處理,迴避爭拗......會議又討論過在現時 的「過渡期」如何處理新入會申請,阿叔和第一夫人都主張要即時凍結處理,直至「五人小組」有結論為止,被Z強烈反駁,而大部份意見都傾向在「新制」未出爐 時,沿用「舊制」。

仲有,阿叔今日正一老 奸巨猾一名。話說在中委會上,阿叔話「我冇電郵,份野(指仁哥份建議)開會時候先第一次睇,咁短時間點做決定...」,於是用這個理由贊成交由「五人小 組」審議。 但事實上,本公公今日傍晚收到的風,卻是達仁一派早已將「建議書」交給阿叔過目,但阿叔一雙字都冇講,唔肯表態,「中間人」仲問我點理解和分析阿叔既態度。

我答「中間人」,其實一字咁淺,阿叔唔講野,係立於不敗之地,即使佢個心係同意,但經過兩次畀高達擺上枱以後,佢費撚事任何一句,畀達仁一派楂在手,又公開講得到阿叔支持。

公公

[註:中間人=中方的聯絡人]

--------------------------------------

雖 然,在電郵唔係有好多料,不過,公公作為民主黨的資深黨員又係紀委,同中間人分析得個黨咁內部的事,而中間人又向他透露得咁多阿爺對政改的諗法,可見佢地 的關係非比尋常,已經唔係一兩次普通的聯繫,可以建立得到的互信。呢種不尋常的地下聯繫,再加上公公在黨內儲心積累破壞改革派與主流派的團結,要聯繫公公 與阿爺/中間人/溝通人,存在利益關係絕唔困難。

我之前都講過,好多人話你爭民主,中方唔搞你至奇。爛透了,個朵咁臭,咁唔長進,都是中方多年營造的目標。所以,公公的破壞,不難令人懷疑,他和他的後台是強勢的、得逞的、領了功的惡勢力。這個惡勢力,就是中方的間諜、情報、特務機關。

-----------------------------------

啟示: 從今天起,本網誌逢星期一、三、五晚出版。

寫左14篇,發現我最信任的公公,原來是殘害改革派和民主黨的中方奸細,加上事情錯縱複雜,要花大量時間去搜尋資料、整理思路、鋪排敘事次序,才能清楚表達,還有傳媒把我錯誤報導,要 不斷辯解和澄清,兩周來回憶往事,翻查電郵,令我開始懷疑,「奸細」係咪只得一個。我疲倦、矛盾、痛苦、已經心力交瘁,很想休息。奈何覺得,一定要警愓兄 弟姊妹、民主黨、乃至全港爭取民主的朋友,阿爺插針,毫不簡單,要睇到細節中的魔鬼,先知道咁嚴重同險惡,我們沉痛的教訓,每個爭取民主的團體,都有可能 (或正在)重演。兩難之下,唯有寫一日,回氣一日。請讀者見諒。

第14篇完,星期三晚談第二枝針。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