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大發現

最重大的發現是﹕中共派了兩個半特務滲透民主黨。他們的任務是,製造內訌。即使沒有內訌,兩個半特務也會無中生有,並得到多張報紙的配合,營造民主黨月月內訌、天天內訌的印象,使市民誤會民主黨只知內鬥、不長進、不爭氣,因而不支持。民主黨內出現許多奇特的言論和行為,原因在此。

Friday, May 19, 2006

第12篇 公公掀起民主黨內鬥的證據

各位:

雖然到今日為止,d報紙仍然只係集中話民主黨內訌,完全唔理我的拔針的原意,仲不斷扭曲同斷章取義,我真係又激氣又無助,所以我今日集中講枝針。在黑名單發放的前一日,其實公公已經知道黑名單包括左咩人,但點解事先知都唔阻止件事發生?或者可以睇我的分析。

黑名單事件重溫

翻查公公傳給改革派的電郵,整理一個時序,大致反映他在事件中做過甚麼:

背景﹕
3月17日 報載民主黨公佈有黨員拒收中方大筆金錢,並成立專責小組改善與中方接觸的匯報制度 。專責小組主席是張賢登。

事件一
2006/3/17 下午2:51
這是黑名單見報之前一天,公公說他已經得悉黑名單的存在,只是未知內容。
寄件者: Raymond Luk
日期: 2006/3/17 下午2:51
收件者:改革派電郵組
主旨: Re: [Fwd: newsclips}今日剪報

......還有,據傳媒情報,拉登個小組打算以聆訊形式,傳召個別人上去作供,問題在於他們手上擬定甚麼名單?這會是很嚴重的指控,冇證冇據,就好似要上法庭咁,簡直是「白色恐佈」,......

[註﹕拉登=張賢登]
     
事件二
2006/3/17 中午過後
按公公說,公公係呢個時候已知道黑名單有甚麼人!

寄件者: Raymond Luk
日期: 2006/3/29 上午11:45
收件者:改革派電郵組
主旨: 立場和共識

乙、三月十七日(星期五),又有來自主流派放料給明報(但明報又是不能公開此人,...),就是「十君子」黑名單,並向明報指出,這是「約見」名單,該十人已接獲高達通知云云。當日中午過後,當小波同志及毛主席分別表示接獲明報查詢後,我向蘋果套料,發現今次是有人想明報獨家,在毛主席不同意的情況下,本公公並沒有將黑名單內容交蘋果,因此解釋到為何蘋果報導的名單,與明報有所不同。
事件三
2006/3/18
明報及蘋果登出十人黑名單

事件四
2006/3/18 中午開始
接著幾天,公公教唆改革派,用盡一切方法全力反擊(引證的電郵見下面)

------------------------------

公公能夠自圓其說嗎?

1. 作為民主黨政策研究部主任,又係資深黨員,仲係紀委會成員,知道件事咁大鑊,職責上都應該識得上報,點解佢無上報呢?點解無搵大佬求救呢?

2. 即使公公即時咬定名單是高達放的,所以怕講比佢聽反而會被打壓,感到無能為力,但總有大佬可以幫拖格?馬丁同華叔中立d,或者會幫到呢?公公仲話打聽到馬丁前一日叫明報留左個頭版位添,証明丁丁同明報交情菲淺,點解唔試下搵馬丁斡旋下?仲有張良呢,公公咪話同佢有計傾0既,點解又唔試下搵佢幫拖?改革派兄弟姊妹大難臨頭,唔得都要試下係嘛?你唔想出面無問題,我地自己可以試去搵救兵,仲有成八、九個鐘至截稿,我地點會坐以待斃呢?既然早一日知到份名單,點解唔聲唔聲無比全部人知到,要第二日睇報紙至知?

3. 公公作為親密戰友,又係改革派軍師,有咁好分析能力,又有計仔,份名單又無佢份,唔似得我地被屈發哂矛,佢應該可以好冷靜分析,獻計及時去搵救兵,但點解由知道份?名單開始,到報紙截稿之前,都放軟手腳?但等到名單登左之後,又有多到數唔哂的反擊大計?

公公早一日知道有份名單,我睇唔到佢有阻止、有警告,感覺佢好似蹺埋手,唔知幾恨份名單登出來咁,到第二日名單登左,就來個三百六十度急轉彎,義憤填胸,教改革派向高達大肆反擊,幫改革派獻上的大中小計,層出不窮。

-----------------------------------
名單發放後 判若兩人

公公教唆改革派 公開挑戰高達與拉登

報紙一出,我們立即開會,公公多多提議,我雖然拿不出會議紀錄(當然根本係冇),好彩有佢一天後的跟進討論為證﹕
寄件者: Raymond Luk
收件者:改革派電郵組
日期: 2006/3/19 下午12:29
主旨:高達已成強弩之末

各位: 們也要考慮開特別會大要得到些甚麼?逼高達下台?逼拉登下台?逼炒廷公公?絕無理由甚麼都拿不到!

經過審慎思考,我建議新果支部常委出聲明,因為「十人名單」兼有新東支部的副主席及秘書。 如可以,明日想辦法以書面先行交代「三十四人名單」(占美草的一份)事件,說新東支部已調查完畢,證實全部人均存在,駁斥中央「造謠」,大家要同時考慮,就拉登在星島的說法,我們可隨時準備公開挑戰高達與拉登,叫他們的「專責小組」收擋

今日聽到消息,九小福內意見紛云,狒狒表示毫不知情,袖手旁觀,單雞不斷話「滲透」的指控,事前並沒有商量過,而且主流派內部正盛傳,究竟是誰將問題推到一發不可收拾的極點?是高達?抑或華叔?

從本公公的線眼,我已有九成把握,高達手上根本甚麼也沒有,所以他正越來越急,甚至不惜暗地點抱出自己心目中的名單(就是「十人名單」),以為可以逼人圖窮七現。公公

[註:廷公公=李永達的助手,九小福=民主黨九名立法會議員,狒狒=李華明,冼雞=單仲偕]
------------------------------

黑名單刊出 公公主張造反
寄件者: Raymond Luk
收件者:改革派電郵組
日期: 2006/3/20 下午12:28
主旨: 20/3/06剪報

各位:

對於毛主席提出我們在黨內形象方面,本公公是主張「開底牌」,即是打正旗號大叫「造反」!這是有市場的,大家試想想早兩晚在占美屋企,他的朋友林律師的說話,其實公眾對「張李楊」都感到厭惡,何況是黨內呢?

我們的反駁只要有理有節,守遊戲規則,按民主程序,公平競爭,那一點會令黨員反感?

看完今日的資料後,令我想起涂謹申,大家還記不記得,涂謹申在政改運動時,曾公開講過「如果北京準二零一七,是很值得深思探討」云云,之後左報大幅文章,論「反對派」,點名有那些不能溝通,那些能溝通時,涂謹申不是在可以溝通之列嗎?

不如大家發起向「專責小組」舉報,要求徹查涂謹申!!
公公
---------------------------------------------------------
改革派X君想息事寧人 公公嚴詞反對

寄件者: 改革派X君
日期: 2006/3/21 上午07:06
收件者:改革派電郵組
主旨: 今日最新形勢分析(個人意見)

各位

但我的認為就是算了罷,只需要佢和我地十君子開次記者會澄清番就掂,當然俾我地x一鑊先!

因為今次首先理虧的是我們,一次粗疏的種票事件,俾佢有位入我地
然後到佢地開火時過了火,燒親自己要叫停 所以拎番個彩當打和算啦!
因為我地迫落去,對於其他黨友的印象來說,是會失分的 高達今次肯咁樣同我焗地住伸出友誼之手,對於佢來說已經瘀到爆啦!佢只會懷恨在心佢係一個要面的人,俾番少少面佢,會好deal d要求佢過晒呢班友,不再查我地都己經好好了,因為我們犯錯在先! 
以下的純屬個人感受
X

-------------------------------------------------
寄件者: Raymond Luk
日期: 2006/3/21 下午14:31
收件者:改革派電郵組
主旨: 321news

我們在「種票」問題上經已討論過很多次,點解仲要怕公開?點解仲怕蝕底?你仲當黨內兄弟、傳媒和市民係lu lu?你話唔係「種票」仲會有人信嗎?點解仲要欺騙黨內外呢?

我們「種票」也是按黨章的規則,揭開又有甚麼問題呢?點解唔用正面觀看,這是公平競爭呢?

點解你唔積極一點?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有報章幫我地改革派做免費宣傳,你仲等幾時?唔通十一月先? 試問如果唔係咁做?十二月點可能得勝?點說服人地改革派有承擔起黨重責的執政能力?

如果你仲係忠於改革,請你為整體利益想想,歡迎指正! 公公

---------------------------------------------------

公公教路:列席中委「蟻多騮死象」
寄件者: Raymond Luk
收件者:改革派電郵組
日期: 2006/3/22 下午12:17
主旨:華叔收韁

唯今之計,只有逼高達召開特別中委會,「十君子」列席,要求中委會:

(一)公開為「十君子」平反;
(二)准34人入黨,並追究在核證過程中的失誤,以及追究誤導中常委的責任;
(三)公開譴責明報及蘋果在未經民主黨「官方」證實資料的情況下公佈「黑名單」,對當時人及其家人造成困擾;
(四)徹查發放「黑名單」事件,並追究責任。


「十君子」中的非中委成員,一定要列席該次特別中委會,否則要應番應付高達、仁哥、拉登、司徒老狗的深謀和詭辯,實非Gary一人獨力能夠支撐的,要用「蟻多騮死象」的招數。

既然知到主流派不會講道理,那麼我們只向主流派提出改革要求,不都是對牛彈琴嗎?你信他們肯改變嗎?

公公

[註:司徒老狗=司徒華]
----------------------

公公真心幫改革派上位?
還是改革派一直被利用?

睇完成個事件重組,大家或者可以判斷到公公的意願吧?佢係想定唔想份黑名單登出來?一字咁淺,最想玉欲成其事的人,自然係發放名單的人啦!所以我推測,公公係發放名單最有嫌疑的人!

再看清楚上述電郵這一句,是玄機所在﹕
當日中午過後,當小波同志及毛主席分別表示接獲明報查詢後,我向蘋果套料,發現今次是有人想明報獨家,在毛主席不同意的情況下本公公並沒有將黑名單內容交蘋果,因此解釋到為何蘋果報導的名單,與明報有所不同。

首先,公公自己證實了,是公公主動以套料為名,通知蘋果的, 只是他說沒有提供人名。但係係人都知,以蘋果的狗仔隊性格,點會就此罷休?毛主席一擰轉頭,蘋果和公公多通幾個電話,一個又「蟻」又西,一個半推半就,好 快一如以往,賣個人情,為今後互醒,就講出十人是誰,仲加句你咪話我講,你話我都唔會認,又故意講一個不同的人,一來蘋果報導的名單,與明報有所不同,就 似乎解釋到不是我講的,二來拖多個阿茂落水,以便翌日掀起的內鬥,能量增加十分一。 (我承認以上「毛主席一擰轉頭,...」之後,是我的猜想,不過,按大量環境證據,大家說是不是合理的猜想?)

可是,怎可說明報也是公公 通知的呢?這一點,除非明報公信第一,報導錯了就坦然承認(好似講錯behindthetruth的毒話是真兄弟日記,佢就迅速 認錯咁有操守),是無人會知道的。但合理的猜想應該是,一貫和公公互醒的明報記者陳大文,3月17日上午向公公追料﹕今朝出左調查滲透的新聞,有冇內情? 公公就話冇,之不過d友好似sir左份調查名單比蘋果喎。陳大文拜託拜託,一小時後一向靈通的公公就把「蘋果手上的名單」醒比陳大文了。

明知事發而不動聲息,之後卻用盡一切能量,煽動改革派反擊,點解?當然係要使改革派因為含冤受屈,要奮力自衛,公開表演黨內攻奸,以便傳媒?黑,我們受害人變成醜陋的爭權份子,廝殺一輪連個黨都臭埋。

可是,一個公公,又唔係十冤九仇,出於什麼動機,要出賣改革派同甘共苦的兄弟姊妹,害到我地同成個黨雞毛鴨血?答案是政治常識﹕誰在他掀起的民主黨內鬥之中最受害?誰最得益?誰會打賞他,不是呼之欲出嗎?

唔怪得改革派有咁多錯誤的情報,咁多煙幕,因為黑手只係利用改革派,而唔係真心幫我地上位。我開始明白,點解改革派頭頭踫著黑,猛行冤枉路……

--------------------------

請傳媒協助重組事件的真相

真兄弟我一條友,只憑同公公交往的有限記憶和以前的電郵,以上的分析,有的是確證,有的是環境證據,有的不得不只是合理猜想。仍希望改革派兄弟姊妹,幫忙回憶和查電郵,讓這個累到我們雞毛鴨血的人無所遁形。全黨才會合力拔針,改革派才會重獲生機。

此外,明報同蘋果最知情,不要學人地一味翻炒民主黨內鬥的舊調了,可否請你們行行好,協助市民了解事件的真相?

我知道你們報界有權不說誰是供料人。但回答以下問題,不涉你們的操守,只是合乎傳媒向社會提供正確資訊的責任:

1. 供料人跟你們說,是誰向拉登的專責小組提供十人名單的?是高達,是智叔,還是其他想做主席的人?你們信不信?為什麼?

2. 看過我的重大發現,你們現在仍信不信供料人?

3. 如果現在不信了,那是供料人提供了錯誤資訊,你們錯誤報導了。那麼,是不是時候更正你們3月18日導致我們和主流派內鬥的報導?

4. 或者,供料人沒有說是誰向小組提供十人名單,而只是說「有人向小組提供了這十人可能是中方內奸」,點解你們都信以為真,予以報導?你們基於什麼咁信報料人?

第12篇完,明日看改革派如何被唆擺同挑撥

2 Comments:

Anonymous C.L.K. said...

i am just a member of the public
i support you
against Raymond Luk

Friday, May 19, 2006 3:57:00 PM  
Anonymous Overseas Student said...

I am a Mingpao reader. I know about this website and the whole incident through Mingpao News.

The whole incident concerning the press make me think of Hutton Enquiry report concerning the integrity of The British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BBC)report on an issue related to Iraq War and the death of a government scientist.

The BBC take the stand to back their own reporters Andrew Gilligan. However, the Hutton report critises BBC journalist Andrew Gilligan for reporting unfounded allegations against the government. The report greatly damaged the reputation of BBC even though the general public tend to believe BBC rather than the government. In the aftermath,its chairman Gavyn Davis and the director general Grey Dyke, the no. 1 and 2 in BBC at that time, has to resign afterwards to bear the responsibility for delivering the unfounded news.

I read Mingpao rather the other newspaper because of its standard of delivery quality news. Yet if certain pieces of information is unfounded or the truth hasn't established yet, you cannot put it headlines even though this is a path-breaking news, or you are taking the risk of losing your reputation if the headline news turn out and was judged to be unfounded. If it is in a foreign country, someone must be sacked or resigned to preserve the reputation of the news-agency.

Friday, May 19, 2006 10:06:00 PM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