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大發現

最重大的發現是﹕中共派了兩個半特務滲透民主黨。他們的任務是,製造內訌。即使沒有內訌,兩個半特務也會無中生有,並得到多張報紙的配合,營造民主黨月月內訌、天天內訌的印象,使市民誤會民主黨只知內鬥、不長進、不爭氣,因而不支持。民主黨內出現許多奇特的言論和行為,原因在此。

Wednesday, May 24, 2006

第15篇 點解改革派兄弟姊妹唔信我反而包庇公公?

各位:

我覺得好心痛,我訓唔安食唔落,連個腦都實哂,好似諗唔到野咁,我再組織唔到手上0既材料,甚至連野都好似唔識寫咁,所以唔好意思,我今日只能夠做剪剪貼貼。

上 星期五,我私下寫左兩封電郵,分別比改革派的兩位龍頭大佬:P君同Q君,因為我懷疑佢地兩個都係針。但我唔敢講係咪自己的幻覺。我嘗試向佢地痛陳利害,話 要令改革派重出生天,唯一的方法係,由佢地兩個大佬帶領改革派的兄弟姊妹,聯署向中委會紀委會要求開除公公出黨。我收到咁既回覆:

-------------------

改革派兩名龍頭大佬回覆真兄弟求救的電郵

寄件者: 改革派P君
收件者: brother
real

日期: 2006/5/20 上午 9:11
主旨: Re: 向你求救 一齊拔針

I can only talk, sorry. Call me at XXXX-XXXX.
P.
----------------------

寄件者: 改革派Q君
收件者: brother
real

日期: 2006/5/20 下午 12:37
主旨: Re: 向你求救 一齊拔針

Real Brother,Your message noted. Thanks for protecting me.But I need sometime to digest.

Q.
--------------------

於是,我等了又等。但再無回覆。我咁辛苦寫左成十幾篇blog,到底改革派有無人比我說服到?佢地有冇人信公公係中方的奸細?點解大家水靜河飛?到底佢地有冇睇過我個blog?

到依家我只能夠肯定0既係,改革派至少有一個人睇過我個blog,因為佢電郵提過我上一篇blog講過的說話。但,呢個竟然係公公!

--------------------

公公在飲食電郵組中提到 真兄弟要搵第二枝針

寄件者: Raymond Luk
收件者:
改革派電郵組
eatndrink@googlegroups.com
日期:
2006/5/23 上午 1:00

主旨: Re: 曾淵滄對我們的評論

Dear all,

as anticipated, the "real brother" will commence to talk about the "second noodle" in his next chapter. Be aware that who will be the next victim.

KK
------------------

因為咁,我覺得自己對P君同Q君的懷疑係啱的。佢地兩個都好可能係中方的針。除左一d我可以搵得到的証據外,我諗佢地明明可以要求開除公公出黨,來救番整個改革派同民主黨的名聲,但佢地唔選擇咁做。佢地一定係決定要毀滅改革派同民主黨,呢個正正就係阿爺的意旨。

我真係越來越痛苦,所以我諗起向兩位改革派兄弟求救:R君同T君。我寄望佢地可以幫我救我,所以我寫左呢封信比佢地。

-------------------
真兄弟請求改革派R君同T君救番個黨

寄件者: brother real
收件者:
改革派R君和T君

日期: 2006/5/23 下午 5:28
主旨: 請你行動,救番改革派同個黨

R君和T君﹕

我們改革派的希望,甚至民主黨的希望,最後寄託在你們身上了。請你們耐心聽我講。
這封信我只寫給你們二人,請不要傳出去。請你們二人稍商量後,就開電郵同我,共三人討論。當然,不可以告訢公公。也不可告訴十成九係中方奸細的P君和Q君。


我 自己也受過公公欺騙,初時我自己都唔信自己,但你們看過我的14篇blog,一定毫無懷疑公公呢條LT就是爆十人名單,害到我地雞毛鴨血的中方奸細。我相 信香港看過我個blog的,人人都信,而我們改革派經歷其中,更冇可能唔信了。改革派每一個兄弟姊妹,除了中方奸細,都希望走出當前困境。

剩下來是,我們可以怎麼辦?

我上星期五去信P君和Q君,陳述利害,邀請他們發起改革派聯署投訴,要求開除公公出黨,他們回覆只是不置可否,P君還是叫我通電話套 我現身。到現在等了四天,他們仍毫無動靜,未向我們徵詢意見,問好不好聯署要求開除公公出黨。

由我們改革派要求開除公公出黨,是最好的結局。

相反,如我們改革派不主動要求開除公公,等如在全社會面前認同呢個「政委」的惡行,等如在全社會面前承認同佢同撈同煲,等如在全社會 面前承認我地都係咁衰,咁咪邊度都唔駛去,改革派就一定冇前途。

假如P君帶頭去投訴,成個天都光晒,我地改革派恢復名譽,個黨確立派系文化,建立良性競爭,互相尊重,我地不但上到位,仲上得光光彩彩。

我同意宋立功的大和解,不失為我地改革派重建江山的方法,但公公已比我鬥到咁臭,撇佢係大和解必須的條件。越高調撇公公,就越有機會東山再起。由P君帶頭撇公公,就最有說服力。
可惜,P君和Q君有咁好機會救番我地同個黨,都蹺埋雙手,使我諗到公公在報紙爆十君子名單截稿前至少9小時已清楚件事,都蹺埋雙手,唔救我地,更核實我的懷疑﹕P君和Q君都係針。


三枝針都有共同特性。三個都是「無野心」上位的(梗係啦,阿爺打賞仲筍啦,仲唔使做到pk)。三個都是精人出口,由我地笨人出手的。 三個人除了搞奪權和煽風點火,對個黨其實都無建樹。唔似得你地兩個,真係為民主打真軍,捱生捱死。

公 公十君子事件蹺埋雙手唔救我地,是中方毒計。P君和Q君蹺埋雙手唔救我地,都是中方毒計。我認為他們已和公公及中聯辦心戰室商議決定,公公比我鬥臭了,橫 掂都死,就一定要整個改革派,即你地同我,同公公一齊陪葬,即把改革派趕盡殺絕,永世不得翻身。改革派是民主黨最進步的有生力量,殺絕改革派,民主黨得番 班咁唔中用的主流派把持,就實聽執笠。香港民主派力量就更加萎縮。

所以我說,我們改革派的希望,甚至民主黨的希望,最後寄託在你們身上了。請考慮,在改革派內,秘密搵夠五人十人,同三枝針太熟的暫時 不要搵,聯署上中委和紀委,要求開除公公出黨。

我是誠懇地請求你們的,不像我帶試探性質地叫P君和Q君去做。他們實在太形跡可疑,太多陰謀鬼計,太多講一套做一套了。你們就不同, 正直、勤奮、廉潔、高尚、有果句講果句,係做正經事的人。我也不是陰你們,因為如果我夠膽,我都會咁做。

請你不要因為我的匿名身份,就硬係往壞處想。你不如就想像,有一個平日傾得埋的兄弟,好困擾,希望走出當前困境,約你們出來吃飯,講 出我以上同一番說話(其實我好想咁做),你們就作出最真誠最自然的反應,是不是一樣會去中委和紀委,要求開除公公出黨?

即請你們純粹地,獨立地考慮我的提議,不要被我的匿名身份所干擾。即使我是最最凶險的敵人,只要是好橋,你諗清諗楚,冇陷阱,能為改 革派同民主黨好,都可以用嘛。

其 實,我的重大發現之初,行錯左一步。我以為要慢慢逐步逐步講出來,大家才會相信。所以我決定全個派十七人都發信,而唔係一開始就撇左公公。我以為一開始就 撇左公公,即擺明針對佢,佢就會用幾百條計來封我口。或者,我當時應該就約你地兩個出來密針,有人信我,有商有量,我就唔使起個blog,可能唔會搞到咁 大鑊,都拔到針。不過,我當時都未睇得咁清楚,搵人密針,更有可能係搵左P君和Q君而唔係你地,咁就真係死多幾錢重。

蝦,假如我的真身(唔話係真兄弟),真係約你們出來吃飯,講出我以上同一番說話,請你地一齊帶領改革派同個黨走出三枝針的困境,你們會點?

又或者,我的重大發現之初,約你地兩個密針三日三夜,你地當時會唔會信我?

唉,不過生命冇take
two。點都好,既往不究了,知來者之可追。我們向前看吧。


最後,不要擔心出來作證要爆咩料了,有關的我都爆左五成,你爆埋出來(不過請學我盡力護住好似我地幾個無辜受騙者,同隱瞞d私人 野),都所差無幾,也不算出賣誰(除了三枝活該的針),反而成為大和解的英雄,改革派和主流派都多謝我地。

及 早行動比較好,我明晚就會開估,係我叫過佢地去中委紀委而佢地唔去。所以,你地明晚之前向中委紀委遞信,就最好,因為不會比人以為係見別人有難,才去做 的,而是真正為改革派同個黨好。就算一時搵唔夠五個簽名,入左信再算,最多同恒利職員說,尚有其他簽名,遲d補上。係喎,簽d有把握的,遞左上去先,才搵 同三枝針較熟的,佢地就要阻都阻不來,但又唔算唔搵佢地。這比較好。

當你搵到我,我要鼓勵自己,勇敢d,大哥你地肯出頭,我簽咪簽。

我已經筋疲力竭,請你地唔好再玩我,請來信真誠商議,實現我最初的呼籲﹕救番改革派同個黨。

真弟
------------

寫左呢封信,我滿懷希望,只要R君和T君叫我地聯署,我地同個黨都有得救了。

點知……

------------

寄件者: 改革派R君
收件者: eatndrink@googlegroups.com
日期:
2006/5/23 下午 8:40

主旨: Fwd: 請你行動,救番改革派同個黨

各位:真兄弟又再出動,進行挑撥離間了。R君
------------------------

R君將我的整封信傳給改革派的飲食電郵組,即係包括公公、P君同Q君。我整個人崩潰了,真係一殼眼淚。

無幾耐,連T君都在我破碎心靈上,踩多一腳......
------------------------

寄件者: 改革派T君
收件者: eatndrink@googlegroups.com
日期:
2006/5/24 上午 12:20

主旨: Re: 請你行動,救番改革派同個黨

各位:
請大家按兵不動,任由他發癲罷了。


T.
---------------

點解我所有的兄弟姊妹都唔信我?你地係咪受公公迷惑到連我提出咁多證據,都睇唔到事實真相?還是你地統統都係中方的奸細?但冇可能0既,冇可能0既。R君同T君唔會係格!你兩個明明係好人黎格!

點解?點解?點解?點解?點解?點解?點解?點解?點解?

有冇人答到我?有邊個救到我?

我真係寫唔落去,各位對唔住,第二枝針我只好推遲到星期五至講。

第15篇完,後天續

2 Comments:

Anonymous 前兄弟支持者 said...

民主黨已死。算啦。
反正我下屆都不會再投票給這政黨。
真兄弟…就讓它自然消亡好了。

Thursday, May 25, 2006 12:53:00 AM  
Anonymous 路過的某人 said...

如果真的要捉北京派落來民主黨的針.
根本就要改變民主黨套黨員制度.

現在閣下大張旗鼓說出來,那些針一定有所防範.閣下這樣做,說不定幫了這些人,一齊把民主黨打散.

Thursday, May 25, 2006 8:15:00 PM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