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大發現

最重大的發現是﹕中共派了兩個半特務滲透民主黨。他們的任務是,製造內訌。即使沒有內訌,兩個半特務也會無中生有,並得到多張報紙的配合,營造民主黨月月內訌、天天內訌的印象,使市民誤會民主黨只知內鬥、不長進、不爭氣,因而不支持。民主黨內出現許多奇特的言論和行為,原因在此。

Friday, May 26, 2006

第16篇 民主黨開親會,中方特務即時得悉內情

各位黨友﹕

我仍然好沮喪,R君和T君將我請佢地拔針救黨的秘密計劃,第一時間講比枝針知,我諗左好多。我想再寫信畀二人,盡最後努力,不過既然佢地都會即時通知公公,我不如就寫公開信算了。我真係希望佢地信我,唔好再耍我。

首先,寫信畀R君和T君之前,要同黨友重溫其中內容的背景﹕

3月9日 星期四 中委會
收到34個入黨申請,是平常申請數目的十幾倍,甚至幾十倍
中委會押後處理

3月16日 星期四 中委會
決定成立專責小組,研究改善入會制度,及同中方接觸的匯報制度,當晚向記者公佈
同時公佈有黨員拒收中方大筆金錢

3月18日 星期六
明報和蘋果刊出「涉嫌滲透民主黨十人名單」,改革派全力反擊陷害我地的黨主席高達(十多天後公公才傳出陷害我地是另有其人),傳媒連續幾日大吹大擂民主黨內訌,市民對民主黨更失望

3月25日 星期六
改革派召開記者招待會,要求民主黨還我清白,傳媒又連續幾日大吹大擂民主黨內訌,市民對民主黨(所有派別)又更失望

(橫掂講開報導和失望,不如講埋﹕真兄弟有重大發現,先後告訴改革派、中委會、150位黨員,請關注及想辦法拔針,5月16日明報和蘋果報導「重大發現」網誌,傳媒十天來對重大發現幾乎隻字不提,只是又連續多日大吹大擂民主黨內訌,市民對民主黨又再更加失望。)

4月20日 星期四 中委會
經過激辯,申請入黨的34人多數順利入黨,只餘少數有待技術處理,中委會約晚上十時結束

4月20日 星期四 中委會結束後20分鐘之內
公公向中方特務詳細匯報和分析中委會的內情

4月20日 星期四 公公向中方特務匯報後
公公寫了以下封信給改革派(第14篇曾刊出,今重刊)

---------------------------------------------
公公漫不經意地透露了特務的身份
寄件者: Raymond Luk
日期: 2006/4/20 下午22:42
收件者:改革派電郵組
主旨: 高度機密,請勿外洩

各位:

幸 好今晚中委會上,達仁一派在備受博士篇文章的壓力下收了韁,不堅持在即晚通過,並且主動話交給「五人小組」處理,迴避爭拗......會議又討論過在現時 的「過渡期」如何處理新入會申請,阿叔和第一夫人都主張要即時凍結處理,直至「五人小組」有結論為止,被Z強烈反駁,而大部份意見都傾向在「新制」未出爐 時,沿用「舊制」。

仲有, 阿叔今日正一老 奸巨猾一名。話說在中委會上,阿叔話「我冇電郵,份野(指仁哥份建議)開會時候先第一次睇,咁短時間點做決定...」,於是用這個理由贊成交由「五人小 組」審議。 但事實上,本公公今日傍晚收到的風,卻是達仁一派早已將「建議書」交給阿叔過目,但阿叔一雙字都冇講,唔肯表態,「中間人」仲問我點理解和分析阿叔既態度。

我答「中間人」,其實一字咁淺,阿叔唔講野,係立於不敗之地,即使佢個心係同意,但經過兩次畀高達擺上以後,佢費撚事任何一句,畀達仁一派楂在手,又公開講得到阿叔支持。
公公
[註:中間人=一般指中方的聯絡人,但從文理和時序理解,今次是公公聯繫的中方特務]
----------------------------------------------

真兄弟致改革派R君和T君的公開信

尊敬的R君和T君﹕

我地一齊打併咁耐,真係唔想失去你地兩個朋友。請耐心聽我講,拔針救黨,大和解。

4月20日我們收到公公以上的電郵,走漏了眼。其實,星期一我第一次刊出這封信,仍是走漏了眼,所以說了﹕「雖然,在電郵唔係有好多料,....」。

其實,呢個電 郵的發出時間隱藏左重大玄機。中委10:00pm開完會,公公 10:42pm發信給我們,短短的42分鐘,特務的輕舟,已過萬重山﹕公公已經完成一連串工作,包括向中方特務機關,匯報中委會重要的細節、提供分析、討 論每名中委的發言、取向、立場、態度、背後原因、和互動情況。之後,公公仲剩番廿幾分鐘寫電郵比我們,炫耀自己的分析力。向我地炫耀,得個威字。但佢向中方特務炫耀和供料,得到的郤是重用和實利,可以推論,佢講畀對方知既野,多過以上電郵講畀我地知既野。

仲 有,短短20分鐘,就能充分交流,從事實到分析,從取向到互動,咁有效率,顯然唔只係會後交流咁簡單,而係中方特務在中委會之前,公公已經清楚匯報過情 況,所以對方一早已經深入了解議程的背景,唔係點會即刻識問點解司徒華唔表態。正等如,初黎步到我呢個網誌的讀者,睇20分鐘,肯定唔知定。

咁樣睇黎,好可能每逢中委會,公公同中方特務都有個標準程序﹕事前評估形勢,事後匯報分析,而且有可能係,雙方都唔止得一個人,而係雙方都有多人,組成情報小組,會前會後標準化地交流,呢個可能性極高。

即係話,民主黨領導層開親會,都被中方特務「及」到實一實。以往係咁,而家係咁,如果拔針不成功,將來都係咁。更加唔使講,我地改革派一舉一動,一樣被中方特務「及」到實一實。我地的改革理想怎可能實現?

以上只講到情報的搜集。但情報的價值,在於指導行動。請想想,公公次次跣料畀報紙,傳媒次次詳細報導,公公同龍頭大哥多次領導我地內訌,使市民平均每三個月對我地加深失望一次,又點止情報搜集咁簡單,回想公公有板有眼煽動我地做咁多大動作,周密地部署在會上發言,佢地極可能係破壞改革派和民主黨的心戰室、行動部。

公公同中方特務聯繫的頻密、深入程度、全盤出賣改革派同民主黨的機密,仲去明報蘋果跣我地屈我地,再帶我地開錯炮,我覺得佢唔係同中方特務爆我地的機密咁簡單,而係中方派入黎改革派同民主黨搞破壞的特工。

R君T君兩位,咁既人,點解你地仲要信佢?呢個出賣民主事業的叛徒,點解你地仲要群埋佢,保護佢?我邀請你地拔針救黨的秘密計劃,點解你地第一時間通知佢?點解要打沉我地可以救番改革派同個黨的計劃?點解唔單止忠於公公,仲要扑到向佢表忠?

你地咁信佢,或者你會話,中間人問一句點解司徒華唔表態,公公答一答之馬,使乜推論到咁遠?咁仲死,如果唔係公公供料,就有其他奸細,第一時間供料畀特務,咁特務至識問公公,點解司徒華唔表態。

又或者你會話,中間人問一次中委會的事之馬,點可以話公公長期同中方特務都有個標準程序,評估、監視、匯報和分析每一個中委會會議?

咁都有另一大問題,點解中方特務對其他中委會冇興趣,偏偏對4月20日處理34人入黨的中委會咁有興趣?莫非34人申請入黨,正是......

第16篇完,星期一晚續

4 Comments: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徐承恩﹕民主黨下一步該如何走
5月 27日 星期六 05:05 更新
【明報專訊】作者為中文大學社會學系哲學碩士生

近年民主黨內訌的消息不絕於耳,早前新界東支部的風波才剛剛平息,近日又發生改革派電郵外泄事件。看罷這些高潮迭起的政治連續劇,只能教支持民主發展的市民掩卷嘆息。

回顧近幾年的紛爭,批評民主黨充斥「大佬文化」的聲音不絕於耳。而事實上坐在民主黨領導位置上的,來來去去都是那十幾個老臉孔。黨內的權力運作,很可能並不夠民主。而黨內各種分歧,仍未有消解的象。

再這樣下去,民主黨謝幕的時候不遠矣。

內部民主 刻不容緩

民主黨近日的分歧,反映了該黨內部的民主機制,未能讓不同派別的黨員協調他們的分歧。這樣,部分人士才需要以匿名揭密這類非正規的渠道,無所不用其極地打擊對手。

一個以爭取民主為己任的政黨,其內部的民主卻如斯匱乏,可謂異常諷刺。民主黨部分領袖對此卻會有他們的看法。他們認為香港的民主運動尚未成功,是以他們只能夠團結一致,既不能讓內部討論轉移視線,亦不能讓反民主的力量藉黨內民主挑撥離間。這種想法不單令民主黨成為一列寧式的政黨,亦促使新成立的公民黨延遲推行黨內民主。

這正是政治社會學家李普塞(Seymour M. Lipset)所描述的兩難局面﹕在野民主運動難以同時兼顧黨內的民主與團結。

不過,縱然李氏的描述仍適用於香港的情,我們卻不要忘記民主黨與外國在野民主運動的不同。民主黨是一個合法的組織,而它亦能參與香港各議會的選舉。雖然制度迫使它長期在野,在某些領域中它卻早已是建制的一員。民主黨並不需如一些民主運動那樣受到生死存亡的挑戰,令它可以有空間追求內部民主。而由於它已參與建制的遊戲,民主黨亦已享有一定的政治地位,亦因以掌握了不少資源。隨此而來的,就是不同派系為爭奪利益而有的龍爭虎鬥,這一切均令民主黨的內部民主成為必須。

民主黨的內部紛爭,有不少乃是源於利益分配的不均,比如說第二梯隊的晉升問題。可是,民主黨內意識形態的分歧亦不容忽視。早年主流派與少壯派之爭,也是議會路線與抗爭路線之爭,亦是中間派與左派之爭。目前改革派與主流派之爭,亦涉及對中央政府溫和及強硬兩種立場之辯。建立了協調利益的機制,也只是解決了問題的一半。

民主黨的成立,乃是歷史上的偶然。在天安門事件的衝擊下,一群支持民主發展的人士建立了港同盟,亦即民主黨的前身。他們沒有一套清晰的政治思想,亦沒有與此相關的討論,維繫他們的,只是「爭取民主」這個空洞的最大公因數。按葛蘭西(Autonio Gramsai)的講法,民主黨只是一機緣性(conjunctional)的運動,而非一個有生氣(organic)的運動。它只不過由一群立場迥異的人所組成的一幅馬賽克。

這種混雜不清的組成在以往未為民主黨帶來麻煩,乃是基於市民民主抗共的情意結,以及民主黨對「民主」的壟斷。可是隨內地走向市場經濟,擁護資本主義早已非反共的代名詞,民主抗共這概念已失去不少市場,更重要的是,爭取民主已非民主黨的專利。倘若七一效應為香港民主運動注入了強心針,那得益的絕非民主黨,而是其他新興的民主派。

定位不清 徒添嫌隙

在新興勢力當前,民主黨活像和稀泥。論激進,它比不上長毛﹔論基層路線,它比不上前﹔論溫和理性、論中產形象,它又比不上公民黨,而在外界的壓力下,民主黨內部意識形態的分歧勢將日益白熱化。民主黨一天定不出明確的路線,這種紛爭勢必永無間斷。

面對內憂外患,民主黨的未來形勢絕不樂觀。要突破難關,對內,它必須加強內部民主,以緩解利益衝突。對外,它必須定出清晰的路線,讓接受新路線的放心留下、讓持異議者被他黨吸納,以避免無休止的內耗。

民主黨必須對症下藥。不然,它就要完成其歷史任務,為時代洪流所散。

Saturday, May 27, 2006 12:13:00 P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為甚麼第16篇沒有講第二枝針?

路人甲

Sunday, May 28, 2006 11:32:00 P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路人甲君﹕

你心水真係清。我係再睇公公答中間人問司徒華做乜唔表態的電郵,才看到其中玄機,是我一連串發現之中比較重大的一個。所以講左呢個重大發現先。

呢個重大發現,更印證了我懷疑的第二枝針的存在。今晚開估啦。

話左第16篇講又冇講,唔好意思。但睇番第15篇,我講點畀R君T君激死時,其實都講左好多第二枝針既野。

你係咪黨友?如果係,你信唔信我講d野?你話我地可以如何拔針?同我傾下吧。你問相熟的中委同活躍黨員就有我電郵地址。其實,寫comment入黎,話明唔發表,都係傾的辦法之一。

真兄弟

Monday, May 29, 2006 8:56:00 A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真兄弟是否與真氣憤(今天“文滙報”)是同一人?消息令人好混亂。不過我開始真係相信民主黨內有中共枝針。其實有針有乜咁奇?係關信基d象牙塔先咁無知話沒針。(六四又話係包伏,人又串兼扮高級)宜家覺得民主黨好慘,唔係衰得咁離譜。原來背後有阿爺玩野!
真人SHOW

Tuesday, May 30, 2006 12:21:00 AM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