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大發現

最重大的發現是﹕中共派了兩個半特務滲透民主黨。他們的任務是,製造內訌。即使沒有內訌,兩個半特務也會無中生有,並得到多張報紙的配合,營造民主黨月月內訌、天天內訌的印象,使市民誤會民主黨只知內鬥、不長進、不爭氣,因而不支持。民主黨內出現許多奇特的言論和行為,原因在此。

Thursday, June 01, 2006

第18篇 博士係咪針?請討論,請指教。

再續前天的公開信

兩位兄弟:

我今日想同你地談談博士呢個人。

你地記得上一屆民主黨選舉,你地叫我選博士做主席嗎?我當時覺得佢係大學教授,一表人才,斯文優雅,熱愛民主,一新耳目。所以我唔止投左佢一票,就連自己的授權票都全部投俾佢。可惜仍然唔夠票,後來只執番個副主席做。

舊年政改方案時,博士曾廣發電郵俾好多民主黨黨員, 狠批張文等主流派為124大遊行降溫,我地改革派,為124大遊行捱生捱死,果把死人白紙扇竟然想撥熄我地咁辛苦調動起來的群眾熱情,真係慶過辣雞,尤其 是T君你,仲在眾多黨友面前喝令幫佢地拖的嘍囉退黨。博士就嬲到杯葛中委會,連佢地辯解話冇降溫的廢話,一句都唔肯聽,可見佢好唔妥阿爺,一定要大遊行成功。真令我佩服﹕

-----------------------------------

博士批評張文妥協 為124大遊行降溫

寄件者: Prof. KM Chan
日期: 2005/11/25 上午12:30
收件者: 約100個民主黨黨員
主旨: 抗議張文光言論未經討論已為黨定調

各位:愈來愈體會到,作為黨核心之一,參加中委之類的會議,是無意義的。因為立法會議員隨口說的,便是黨的立場了。主席說立會要押後投政改方案,張文說可在立法會討論時間表,齊齊為124降溫,這些都是中委或中常討論過嗎?這樣子誰有興趣參與黨內討論或參與黨務??本人將停止參加黨中央會議至十二月四日止以示抗議。陳竟明。
----------------------------------

寄件者: Cheung Man Kwong
日期: 2005/11/25 上午9:24
收件者: 約100個民主黨黨員
主旨: Re: 抗議張文光言論未經討論已為黨定調
各位:我已直接與陳竟明聯絡。我的觀點,可見今天《明報》論壇版,只是回應梁文道前日的質疑,說民主派可否告訴上街的市民:124後怎麼辦。我說:要將普選時間表立法。立法的事當然要在立法會討論,何來新意,更沒有改立場。張文
----------------------------
陰濕的張文以上的辯解,大義凜然的博士當然完全聽不入耳。另一方面,蘋果說民主黨有妥協派,佢就完全相信,因此非常痛心。博士嫉惡如仇的人格,令我更尊敬﹕

寄件者: Prof. KM Chan
日期: 2005/11/29 上午 8:52
收件者: 民主黨黨員
主旨: 據李先知講,原來黨內有妥協派!


各位:小弟一早已把同人溝通的感受講出來。原來有人妥協,怪不得中央話政改明益民主派,問點解唔收貨小弟早在九月便撰文分析了情況,並求黨中央要有明確主調和立場。惜沒反應連編糖衣毒藥被人罵到飛起。原來妥協派不理中委,自行溝通。唔知中委應否請哂同人溝通過的人講過乜,同做個聽證會呢?當然今日大局為重,團結第一,但人民不會忘記。竟明。
--------------------------------------

政改方案件事,博士大罵張文同主流派妥協,博士同中方條界線劃得好清。對於同中方的中間人溝通,佢立場堅定,警告主流派因住阿爺d糖衣毒藥。今次蘋果說民主黨有妥協派,佢就在成個黨面前大罵「妥協派不理中委,自行溝通」,指出人民不會忘記,真係正氣,佢係我既大英雄

但係,大遊行之後,
在改革派的小圈子內,博士又透露佢自己不理中委,自行溝通」,仲溝通得相當親切,又唔算係妥協派,人民又應該忘記,使我開始有少少奇怪

寄件者: Prof. KM Chan
日期: 2005/12/8 下午12:16
收件者:改革派電郵組
主旨:用電郵討論反革命思想要小心

溝通者想我寫些具體達致普選的方案…………我寫完再給大家睇。
[註:溝通者=中方的中間人,聯絡人]
----------------------------------

雖然有d奇怪,我仍然同你兩個一樣,尊重博士,因為佢係改革派的首領。正如占美話偈﹕

博士帶領改革派,深得信賴 

寄件者: Prof. KM Chan
日期: 2006/2/2 下午14:31
收件者:改革派電郵組
主旨: Fw: 對黨改革的一些提議

各位:新春伊始,我們應來搞個集思會。如何?去T君辦事處或去我火炭家中。18/2 下午??KM.
-----------------------

寄件者: Jimmy Wong
日期: 2006/2/4 上午10:49
收件者:改革派電郵組
主旨: Fw: 對黨改革的一些提議

Dear 博士,你既是今次會議的召集人,也是我們的首領。請你set番個agenda。等我地知道你想講mud!jimmy
----------------------------------

依家睇番轉頭,占美呢枝九成係針既人,咁推崇的首領,我當然要打個折扣。

一 個人既野,同邊d人群得埋,係諍友定係豬朋狗友好反映一個人其實係乜料。我懷疑占美係針之後,摷番占美d電郵,又有一重大發現,反映博士的為人。

首先, 要知道博士份人係同我一樣,佢好仰慕司徒華,真係識英雄,重英雄。他曾打算交一封內部信件俾民主黨中委會及會員專責小組,首先在改革派內傳閱,其中提到﹕

寄件者: Prof. KM Chan
日期: 2006/3/27 下午15:57
收件者:改革派電郵組
主旨: Re: 回覆: Re: 小弟星期四會議的回應

......我 一直仰慕司徒華、 李柱銘和其他七十年代的學運精英和八十年代的社會運動家。92年回港任教中大後,留在香港,本人便希望能夠成為他們的追隨者,為建設香港 民主政制而努力,甚至希望能為中國發展民主而奮鬥。1994年,我從「九十年代」雜誌的廣告填了申請,便參加了民主黨成為創黨會員。......
-----------------------

咁話說今年一月,某一次民主黨著名的內訌(分分鐘都係公公同中方心戰室搞的鬼,不過那是後話)之後,民主黨開左個又係擺平,又係檢討的大會。占美之後有以下感言﹕

占美話司徒華係舊屎 博士由得佢

寄件者: Jimmy Wong
日期: 2006/1/8 下午23:21
收件者:改革派電郵組
主旨: Re: 民主之路,何去何從

各位:
公道一些,gary沒在屈高佬,但華叔就有!
但Gary己上應上的一課,玩政冶幾時都係好似楊森陰陰濕濕錦好,幾時都係好似何俊仁超晒然好。我地應好好珍惜這一課,冇今次的演習,下次打真軍才有更好準備。但可以肯定Gary越係比人屈,傳媒就越支持佢,越睇唔起高佬,唔信可以聽返上星期五的左右大局。
講到華叔,我最Q"興"就係話點解要學臺灣,今后民主黨咪應該cancel晒d臺灣觀選團?華叔is nothing but a piece of shit! 有朝一日我一定比返d顏色佢!
jimmy
[註﹕gary = 范國威,高佬 = 李永達]
-----------------------


拿, 博士係我的大英雄,華叔都係我的大英雄,理由一樣,皆因佢地都嫉惡如仇,好唔妥獨裁、專制、殺學生的阿爺。我心水咁清,至今都睇唔出華叔妥協或者出賣民 主。少少唔同意見,使唔使話人係舊屎?家 下占美話華叔係舊屎,博士咁仰慕華叔,如果真係嫉惡如仇,點解唔好似在全黨面前訓果d主流派妥協派咁,訓番佢一頓?你究竟係占 美既諍友定係豬朋狗友?點解你唔發揮改革派首領的道德角色,至少在改革派內,公開叫佢要尊重老人家?等我地d細既繼續團結在反專制、反獨裁、反阿爺的凜然 大義之下。點解反而由得佢?唔通占美封你做首領,你就由得我地d細既學足呢兩枝針,左一句司徒老狗,右一句piece of shit,咁仲剩番d乜野做我地團結的精神支柱、凜然大義?

博士曾令我敬重的凜然氣概之一,係佢對中方搞搞震的中間人的態度,界線劃得一清二楚,佢既深刻分析,更令我佩服。在一次人人都收到的電郵討論中,佢告誡全黨,須加強警覺,不要做中間人的中間人

寄件者: Prof. KM Chan
日期: 2005/11/14 下午 3:36
收件者:約100個民主黨黨員
主旨: 勿再做中間人

各 位:立叔說得更白,與其說溝通或思想教育,說清楚些實是統戰的一類。立叔不要狠被統戰,被「統」的感覺好差!統多兩統隨時被統出「血」,大家須加強警覺。 首先,他們找您認識的人來統您,後來他又會叫您找些人來被統,您又變成中間人了。只要我們不做中間人,他們的統戰面又不會擴展到很快。我是決意不做中間人 的,大家亦請勿再做中間人了。說回頭,在七一遊行後,來溝通的人都是帶著某省市社會科學院研究人員的面紗。有別於飲食社交派和思想工作派,雖然又問野又映 DV,但無食飯又無講古,屬另類。這類「社科研究派」在04年末己消失了。我估計是胡溫上場後,上面單位分工改了的緣故,級數是上升的了,由有面紗的改成 公安、XX統戰部和港澳辦。老共的軍政机構系統很嚴密,分工細緻,而且受過專業訓練;不要說同佢講耶蘇,變成他們的旗子可能也不自覺。總而言之,小心駛得 萬年船,勿再做中間人了,勿自墮深淵。記得如受統,請向正、副主席報告。或許我們党內應成立「反情治單位」。夫子教的進退有度,互借東風,實不容易做呢! 走筆至此,又要改卷,下次再談。竟明。
[註﹕立叔 = 黎志立]
-----------------------

但係你地兩位都好清楚,三個月之後,博士就好積極地做中間人的中間人,不理中委,自行溝通,搵到廣東省公安廳曾文勝科長,來統戰我地,搞廣州之行。呢次由有面紗的改成公安,打正軍政机構系統支旗,點解都唔驚我地被統多兩統隨時被統出「血」,變成他們的棋子可能也不自覺?點解又唔驚自墜深淵?廣州之行,因占美3月9日故意粗疏的種票事件警愓了主流派,才作罷,因而成為改革派的秘密,到呢一刻至曝光﹕

寄件者: Prof. KM Chan
日期: 2006/3/15 上午 09:27
收件者:改革派電郵組
主旨: Re: 請留意高達在今天報紙的言論(apple)

小心行事,免被標簽。本來曾文勝可安排廣州行程,讓黨校或青委組隊參加。如今形勢,我亦不敢再提出了,免招人口實。KM.
-----------------------

令我最傷心既係,公公曾透露,我個大英雄,原來唔單止一直維持中方聯繫,佢仲好恨有更高級的中方一品大官員聯絡佢,呢樣野佢又默認到今日,睇黎呢個至係佢既真心,我的大英雄的形象,完全幻滅﹕

寄件者: Raymond Luk
日期: 2006/2/16 下午16:14
收件者: 改革派電郵組
主旨:主流派對我們的掌握和部署

「收風人」話高達尊派博士接觸NDI,是個圈套,之所以去年博士多番想睇有冇京官同佢溝通,但都只維持在省級的層次, 就是與此事有關。「收風人」解釋,佢地雖然相信我們沒有接受美國佬資助,但以原則性掛帥的共產黨,知係一回事,你有乜實際行動又是另一回事,所以謂「聽其 言,觀其行」,要知到美國佬在港的活動都觸動到北大人的大腦神經,因此高達與北大人接觸,會巧妙地將與美國佬接觸的責任推到博士身上,令到即使博士有心競 逐主席,北大人到時就會「條件反射」地反對,以唔同勾結外國勢力的博士合作,或更甚有打擊或騷擾行動,從而影響博士的勝算,高達便可坐穩保持與國內溝通的 優勢。
公公
[註﹕NDI = 美國的國家民主學會]
-----------------------


原來反對主流派同阿爺溝通妥協係假既,告誡大家唔好俾人統戰都係假既,通通只係為左跣人地唔好起跑,等剩得佢去跑就佔先機。佢爭住巴結最高級的京官至係真,唯恐唔夠人地畀阿爺睇得起至係真,驚住北大人唔祝福佢做民主黨主席至係真。咁樣,一表人才,熱愛民主,佢好唔妥阿爺,嫉惡如仇,大義凜然的人格,咪都係假既?咁佢批評陰濕的張文為124大遊行降溫,又係咪都係假既?佢嬲到杯葛中委會,人地辯解話冇降溫冇妥協,佢一句都唔肯聽,係真嬲呢,定係假嬲,以便唔使面對中委,唔使解釋咁假的消息都做到咁大,係咪乘機演習內訌?[註﹕演習後才打真軍,是占美的戰略概念。見以上2006/1/8 電郵。]

咁多假野,係咪同公公不斷放煙幕,不斷要用另一個謊言掩蓋 即將爆煲的謊言好相似?咁佢係咪都係針呢?我自己都唔係好信。

於是,我寫信去試探佢(同占美),對中方派入來改革派搞破壞的特工阿公公,係護住佢,定大義滅親?答案,我在本網誌第15篇已講得好清楚。

或者,你兩個會反駁我,話公公同博士交情深厚,近乎係博士的得力助手,博士當然信任公公,唔會信你呢個匿名人。咁或者有可能,我地改革派的部署,好多時都係公公獻計收風,再由博士楂大旗做決定,佢兩個真係合作無間淨係講呢次十人名單件事,由向中委會發表聲明,到開記招,都係公公獻計或者提腹稿,再由博士拍板帶頭去做。咁佢係咪都係針呢?

--------------

公公獻計,博士拍板

寄件者: Prof. KM Chan
日期: 2006/3/22 下午12:27
收件者:改革派電郵組
主旨: 華叔收韁

各 位:要求中委會:(一)公開為「十君子」平反;(二)准34人入黨,並追究在核證過程中的失誤,以及追究誤導中常委的責任;(三)公開譴責明報及蘋果在未 經民主黨「官方」證實資料的情況下公佈「黑名單」,對當時人及其家人造成困擾;(四)徹查發放「黑名單」事件,並追究責任。以上公公要求也是我們的要求, 與X兄的分析並無矛盾。占美和支部都發信,可否用十君子名義發要求,若不,可以個別名義要求可也。我當然要簽!其他人如何?
KM.
--------------------

公公撰新聞稿,博士帶頭見記者

寄件者: Prof. KM Chan
日期: 2006/3/24 上午08:42
收件者:改革派電郵組
主旨:星期六早上記招!

各位:明早11:00記招,誰來?公公能否寫新聞稿及訂房,R君?通知,地點在太子。KM
.-------------------------

寄件者: Raymond Luk
日期: 2006/3/24 下午12:17
收件者:改革派電郵組
主旨:星期六早上記招!

幾 位朋友: 明日早上開記招是會早了一點,不過既然大家決定,我一定盡力而為。新聞稿我草個大綱,請大家按需要增刪。 除了新聞稿外,大家還要準備line-to-take,預備記者會問一些最尖銳的問題和應對方法,以下是我提出部份可行的應對,供各位考慮………… 各位還想到甚麼辛辣的提問,請隨時電郵給我幫大家想想!公公
-------------------------

博士對公公言聽計從

寄件者: Raymond Luk
日期: 2006/3/21 下午17:42
收件者:改革派電郵組
主旨:子健照完肺,廷公公升官

線人話今次由廷公公擔任「五人小組」的秘書,是一場「升級考試」,如過到關,高達就會一力推薦他擔任總幹事。只因廷公公為人縮骨,恒利集團全體均認為此人得而誅之,今次「34人事件」就是廷公公「操刀」致電該等申請人,然後向高達打該份「小報告」,力指毛主席有問題!
公公

[註:廷公公=李永達助手]
------------------------------

寄件者: Prof. KM Chan
日期: 2006/3/21 下午17:58
收件者:改革派電郵組
主旨:子健照完肺,廷公公升官

要郁佢KM
[註:佢=廷公公]
---------------------------

我 地圍內人當然知道,博士同公公交情有幾深,梗係點止呢幾個電郵咁簡單,我不過舉個例比黨友睇。但我始終認為,如果畀人出賣,交情好極都係咁話,我唔係要博 士即刻信我,而係佢應該想辦法去查下先,如果係真的要替我地出返啖氣,唔通改革派兄姊妹同博士的交情又淺咩?改革派每次有難,博士都帶領我地出頭,十人名 單一出,博士係局內人,帶領我地討回公道更係唔留手,博士甚至因為34人入黨名單諗過辭去副主席個位添。雖然係講下,但都睇到博士曾經為討回公道想去到好盡,但點解當矛頭指向公公時,忽然變得一聲唔響?呢點,我都係唔明,你地兩位可以解到嗎?一係佢都係針。

-------------------------

博 士最想上位做黨主席,已經係公開秘密,但佢居然唔關心個黨係咪有內奸有中方特工,個黨變成爛攤或陷包散,佢爭到個主席來做有咩意思?佢仲第一時間拒絕畀黨員知道個黨有針患,第一時間叫定中委會唔好處理我的重大發現,佢真係有為個黨好?抑話佢都係針呢?

真兄弟致函中委會 博士即時回覆不受理
寄件者: Prof. KM Chan
收件者: brother real + 全體中委
日期: 2006/5/8 上午 6:54
主旨: Re: 重大發現致全黨,請中委在黨內通傳

Real Brother: 不具名投訴不能處理,請諒!KM
------------------------------

點解我話佢知有人要搞散個黨,搞散改革派,佢唔理,唔止咁,佢仲係我畀電郵咁多個人當中,最想套我出來的人,一次又一次。拔針救黨冇興趣,揪果個叫拔針救黨的人出來,封佢口,就好有興趣,呢種態度同佢以前時時帶領我地出頭討公道,好唔同。咁佢係咪都係針呢?

之後,佢發覺遮唔住我把口,就叫我現實d,先顧住who is our next chairman(見本網誌第2篇)。我真係好失望,佢唔信我匿名舉報,我唔怪佢,但我提出咁重要既事,佢唔信我都應該識得自己查下,但佢第一時間即刻拒絕,仲一反常態好激咁用粗口鬧我,比公公的粗口電郵仲要快,你兩位覺得,我係咪觸踫到佢邊條神經?係咪命中枝針果條神經呢? 

-------------------------

呢個電郵你兩位同時都收到,你話斯文優雅的博士係咪惡得好反常?!

寄件者: Prof. KM Chan
收件者: brother real + 改革派電郵組
日期: 2006/5/5 下午 6:17
主旨: Re: 重大發現

Dear Real Brother: Don't know why you don't use your real name if you are a real brother. I guess you are the one who released the name list! fuck off! KM.
[註:這封電郵在第一篇Blog貼過,但當時想保護博士,所以曾將"fuck off"改為"go to hell"]
----------------------------

我依家已經唔能夠排除任何可能性。博士恨做黨主席,反而對選立法會又好似無咩興趣,話就話等有普選,但普選幾時至等得到喎。如果佢同公公同一伙,我真係好擔心,因為我懷疑:

(1) 博士無地區工作同政積,講參選立法會Gary機會仲會大d,要改革派為佢賣命,選立委呢條路唔可行,要進入權力唯一係專心爭黨主席,然後黨政分家,咁就可以飛起立委操控民主黨內政。博士唔係不嬲話我地有能力另立班子咩?

(2) 又或者博士一開始就只垂涎黨主席一職,一旦奪權,咁就真係金針一枝,從黨的權力高層,去逐步令民主黨內部變質,再重用公公繼續收風搞鬼,民主黨遲早散,呢個會唔會係中方的終極目標呢?

到底博士係純粹想爭做黨主席,與公公互借東風,抑或佢自己同公公有合謀毒害改革派同民主黨?我真係唔敢諗落去。

我曾經好尊重同信任博士,所以好唔想件事係真0既。我前日貼出的電郵中,有一個提到占美高喊戰鬥,種夠80票,年底就贏硬,好彩博士都話:

龍頭大哥都睇得出,種票已打草驚蛇

寄件者: Prof. KM Chan
日期: 2006/3/27 上午09:54
收件者:改革派電郵組
主旨: [Fwd: 326news]

Jimmy: 呢招已好難再用了。KM.
--------------------------

照道理,如果博士係中方的針,佢應該和應公公同占美,再用種票牽起新一輪內鬥,同時炸死兩派,使全黨陷包散。但佢無咁做。博士的目的,或者真係唔想內鬥,而係想改革派成功上位。但 係又或者,會唔會佢係中方另一個特務機關的人,所以與公公同占美的策略不同?我真係唔知。

會唔會係我對心儀的大英雄,祈望越大,失望越大,因愛成恨,因此將無心之失,睇成有意之舉?咁究竟佢係咪都係針呢?我真係唔知。兩位可唔可以幫手分析下?

今 日係端午節,楚國忠臣屈原曾經多次上書楚王,可惜楚王聽信小人,佢慘遭流放,感懷國事不振,報國無門,故以死相諫,含恨而終。我雖然冇咁偉大,但又真係感 受到屈原有冤無路訴0既苦痛,尤其是博士本來係我地既好首領,點解搞成咁?一齊打併的兄弟姊妹,居然無人聽我信我,反而力撐出賣改革派0既小人,d傳媒就 乜 都報,硬係唔報我的重大發現,要我眼白白睇住班小人害死改革派同民主黨,試問我點會甘心?真係好似屈原話齋﹕

思美人兮,攬涕而儜眙。
媒絕路阻兮,言不可結而詒。
[心情語譯﹕
大英雄去左邊呀?我喊到傻左。
d傳媒阻絕揭露枝針的真相,我真係唔知點講至好。]

呢個端午節我過得好唔開心。

真兄弟上

1 Comments:

Anonymous 冷眼 said...

這篇的證據很薄弱, 而且,你自己承認改過人地email的內容, (博士原來說fuck off, 但你話「為左保護佢(佢要你保護?)」所以改成go to hell), 咁我點知你列出的電郵中, 有沒有改過其他人的內容, 以致令我地相信佢地係衰人? 例如公公其實唔係針, 你先係針? 而家淨係得你講, 無人講喎, 你係咪都應該交代一下呢?

Thursday, June 01, 2006 10:56:00 PM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