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大發現

最重大的發現是﹕中共派了兩個半特務滲透民主黨。他們的任務是,製造內訌。即使沒有內訌,兩個半特務也會無中生有,並得到多張報紙的配合,營造民主黨月月內訌、天天內訌的印象,使市民誤會民主黨只知內鬥、不長進、不爭氣,因而不支持。民主黨內出現許多奇特的言論和行為,原因在此。

Tuesday, June 06, 2006

第20篇 無可奈何走下去 匿名是唯一可行的路

各位﹕

正如我上一篇blog,都引用左好多例子,唔使再多講,大家都會明白,報紙係點樣「無根無據的,就大事報導,真憑實據的,就隻字不 提」,能撩大改革派同民主黨內訌的,就未經證實都大事報導。我提出證明,話改革派同民主黨係中方特工的受害者,就無可置疑都隻字不提。

傳媒靠唔主 主流派唔爭氣 改革派冇互信 我點做至好?

對 於社會發展同政治生態的影響,各位老總,你地話到底係民主黨畀特工破壞,抑或係民主黨內訌重要d?照我話,至少係同樣重要。咁點解兩個故事,報紙一個大事 報導,一個隻字不提,點解有咁大唔同?

如果有朝一日,我到你報館現真身,你地會不會連載多天,等社會可以深入明白和警惕中方插針的問題?定係你地會同我係咁椅 影幅相,話找到了內訌元凶,然後繼續迴避中方插針的問題?

唉, 報紙開初淨係有興趣搵真兄弟,然後再本末倒置,全力去講民主黨點內鬥,去分散讀者搵針的注意力,再唔係就搵d學者分析下我個blog對個黨負面影響有 幾大,去貶低我拔針的良好意願,再唔係就搵人寫專欄講下blog對政黨文化的影響,總之,但求抹黑完人之後,就顧左右而言他!

依家,中方故意在民主黨內最激進的改革派裡頭插針,企圖不斷製造內鬥醜聞,傳媒點解仲要不分青紅皂白,甘於去做幫凶?淨係識得誣衊我搞內鬥搞破壞,又唔去查下我指公公等人係針,有冇事實根據。

當 然,民主黨自己都唔爭氣,我向中委求助已經成個月,又指出咁多証據,佢地都冇回應我指公公係間碟的指控。至於改革派,就更令 人失望, 之所以我用左咁多心機,去搵証據,無非係想說服改革派的兄弟姊妹,我們當中有奸細,但我提出左咁多証據,佢地居然無幾多人有反應。可能改革派裡 頭,有人被切中要害唔敢出聲,或只敢暗中用最拿手的小動作報復,又或有人只顧小圈子利益,自己有油水就夠,話之個黨死,又或都有人半信半疑,但好似我以前 咁唔敢出聲。無論點,改革派係民主黨的清泉,容許自己內部藏污納穢,我地同唔中用的主流派又有咩分別?

我已經提出左咁多証據,真相唔係已經好清楚咩?公公、博士、占美由一開始覆我的電郵已經好明顯(電郵在blog 1同2已經貼出,呢度唔贅敘),佢地又呃又哄又凶我,無非想等改革派的兄弟姊妹只顧摷我出來,而唔理我講緊d咩。

於 是,我向民主黨中委求助,唔足八個鐘博士已經彈出來帶頭話唔受理,其他中委又無聲無氣,所以至迫到我要向全黨講出來。5月8號的中委我好有寄望,以為中委 會認真傾下我提出的証據,點知傾左三粒鐘,拉登居然對記者話,佢地無針對我個網誌內容交換意見,只交由五人小組處理,但五人小組又唔見有咩跟進。最慶既係,拉登仲話一旦發現真兄弟係黨員,又做出傷害黨名譽的事,可要求紀律委員會進行調查。點解唔叫紀委去查公公占美同博士,反而要黎查我?到底係中方插針既殺傷力大d,定我揭露件事出來殺傷力大d?民主黨完全捉唔住重點,簡直係本末倒置!

[註﹕唔知係咪上一篇(即第19篇)開始鬧過民主黨對我的重大發現無反應,鬧得有效,拉登在上一篇刊出後,有來信。雖然遲到好過冇到,但我是其是,非其非,拉登之前的而且確有錯,我就要照鬧。請讀者自行判斷個中是非。至於拉登的來信和我的回應,下文再講。]

呢點,民主黨同報紙竟然一樣。報紙一開始都只顧搵真兄弟係邊個,你睇明報對真兄弟的真身,浪費幾多篇幅就知﹕

-------------------
報章:《明報》
日期:2006-05-16
標題:改革派︰藉網誌打擊 主流派︰品格有問題

看過「重大發現」網址內容的民主黨中人,都忍不住在猜:誰是「真兄弟」? …..這個形勢研判,至今主導兩派人對今次「真兄弟」的身分存在著很不同的評估。 就本報記者接觸所得,對於「真兄弟」的身分,民主黨內存在如下4種不同的分析:

第 一種是改革派的解讀方式。有「改革派」人士傾向相信,他們之中並沒有外傳的中方人士「滲透」,亦不認同「真兄弟」指該派有「針」的言論。但有改革派成員以 「陰謀論」角度看,不排除今次事件,是主流派取得他們的電郵後,藉網誌打擊他們。「改革派」內17名成員對今次「改革派電郵組」討論內容外泄大感「震 驚」,他們打從「真兄弟」出現後,已停止用電郵溝通,紛紛改用電話。

第 二種是來自主流派的意見。他們認為,儘管今次事件暴露了黨內第二梯隊的「品格」很有問題,包括為求做主席,可以做如此多小動作,但由於今次網誌作者屬匿名 人士,而「真兄弟」至今仍未在中委會上提出任何要求,因此目前根本難以採取任何紀律行動。眼前最佳的處理方式只能「靜觀其變」,希望黨友可以看清楚一些人 的嘴臉。

第三種分析則認為「真兄弟」本身,可能正就是所謂外間派來的「針」,透過取得改革派的電郵內容,故意向黨員散發,從而達到挑撥離間的功效,令兩派互相「開火」。

最後一種分析是,「真兄弟」可能如他在網誌中的自述,只是一名想找出派內滲透人士的改革派成員,而他設立網誌的意圖十分簡單,就是收集意見「救黨」。
--------------------

星島都唔執輸,搵博士估真兄弟係間碟:
報章:《星島日報》
日期:2006-05-17
標題:改革派擬報警揪出「真兄弟」陳竟明質疑網主是間諜

陳竟明昨日接受本報查詢時說,清者自清,但他質疑「真兄弟」居心叵測,「為什麼要公開電郵?這人很明顯要打擊改革派,令人覺得我們有『針』,矛頭更直指『公公』(改革派智囊陸耀文)是『針』。」

陳補充說:「可能進入選舉期,有選委會(選舉)和區議會補選,所以多了這些古怪事,有人搞小動作,有人借這些事破壞選舉工程。」
-----------------------
只揪歌者不聽歌,係咪淨係因為歌者匿名咁簡單?定係聽者心理質素,未足以接受這首悲歌,個個宜得扼死偏要大唱特唱的歌者,以便耳根清淨,繼續享受「乜事都冇發生」的太平盛世?定係仲有更重大玄機有待發現?


雖然源於無奈,匿名是正確選擇

我 唔係無諗過,用匿名身份,會出現兩種負面情況,一係會畀人懷疑我講既係大話,唔信我,正如公公一開始都鬧我「你在暗,我在明,我們憑乜信你?」(雖然而家 我 知佢係針,講「暗」我唔及佢「暗」);一係畀人猛咁抹黑,話真兄弟至係針,目的係挑起主流派同改革派新一輪的內鬥。我明知會有咁既可能,我都唔能夠用真 身,呢個係我無得選擇中的選擇

由我懷疑件事越來越唔妥,到決心寫信比改革派的兄弟姊妹,我當時都講過,我唔用真身係怕破壞同改革派的合 作關係同感情, 事關我地一齊打江山咁耐,為取得年底改選勝利而努力,我唔想畀兄弟姊妹誤以為我有離心,而撇低我。所以,我選擇匿名,私下用電郵,苦口婆心 咁講件事出黎,其實如果當時有人肯信我,同我一齊研究,有冇結果都好,我點都唔駛去搵外援。到後來,唔單止公公,連博士占美都來套我凶我,而佢地仲係改革 派的龍頭,到左0個時已經無得返轉頭,我更加唔能夠現真身。

我依家諗返轉頭,我當初無一時衝動現真身,係正確的選擇。 我曾經諗過,改革派都有幾個傾得埋,又覺得佢地有理想的兄弟,我有諗過直接向佢地講出黎,合力睇睇有無計拆掂佢。後來,我被迫開個blog找外援,我仍然 無放棄向佢地求救的念頭,我公開懇求、私下寫信,苦口婆心,一次又一次,結果都係失望而回,我終歸知道,如果當初我用真身同佢地講,件事未曝光我已經玩完 ,更唔使旨以拔針問題有得解決。

我開初又有諗,不如用真名寫去報館或開記招, 咁我用真身大家信,又包保全世界都知件事。但一來,我唔信報紙會幫我拔針,最慘係我又控制唔到報紙點寫,因為件事咁複雜,我都要講成個月至講出頭緒,你話 報紙點講得清d道理,況且佢地最叻斷章取義,講民主黨內鬥係最強項,咁樣爆大鑊法,我不但身份曝光,拔針目的達唔到,改革派同個黨仲死多幾錢重添。

咁點解唔用真身去搵主流派d大佬幫手?莫 講話我唔可以完全信任佢地,其實佢地知我身世,即使口話信我,亦只當我係二五,唔一定會下下保住我。咁點解唔變節,直情投靠主流派?一來唔理係咪公公的誤 導,我真係覺得主流派獨裁,在佢地腳下無出頭天,改革派至係推動個黨前進的力量,我實在未過到自己 一關。

端午節死摷爛摷屈原的原句,來表達我悲痛的心情,其實仲摷到呢一句,好大共鳴﹕
欲變節以從俗兮,愧易初而屈志
改變初衷、委屈大志,我真係做唔 到。

我真係好無奈。主流派做事唔中用,對阿爺插針無警惕又無實質對策,我點敢現真身靠佢地幫我?

我講真架,民主黨凡事反應慢十拍,咁大件事都係懶懶閒,我5月8號去信中委求助,已經28日,我至收到拉登代表會員政策專責組的來信。這已經算係六百多民主黨人之中,最正式和最正面的回應了,雖然其實都唔係十分正面﹕

--------------------------------
寄件者: yintung cheung
收件者: brother real
日期: 2006/6/3 下午 1:13
主旨: 回覆: 重大發現致全黨,請中委在黨內通傳

「真兄弟」:

會員政策專責組是由民主黨中央委員會授權,負責檢視會員制定中,可能被滲透、分化和操縱的危機。若你有發現,或有證據,又想黨跟進,請直接與專責組反映,或聯絡我。我們會保密處理。否則,我們很難靠網誌內容跟進。

會員政策專責組召集人張賢登 謹啟
電話:xxxx xxxx
-----------------------------

衡量過利弊,我決定只同拉登小組輕度合作,我大抵會向佢個小組提供電郵副本,但我會保持匿名身份。

仍然保持匿名身份,其實又係總體無奈的一部份。首先,我好難完全相信,如果我以真身聯絡佢,佢會唔會真係「保密處理」先。我點知這是不是「只揪歌者不聽歌」的圈套?尤其是他早前說過﹕「一旦發現真兄弟係黨員,又做出傷害黨名譽的事,可要求紀律委員會進行調查」。

其次,我必須承認,我雖然揭發公公係針,咁佢呢幾年來講埋講埋主流派d衰野,我知已經唔可以盡信,但又好難話一d都唔信。例如,佢話博士最叻都係聯絡到省級的中間人,而主流派就聯絡到京官,我就唔知信邊句至真。

再 講,依家博士可能都係針,不過最多都係省級針,但邊個敢講,主流派裡面唔會有人好似公公咁,同中央國安部有緊密合作,咁我一現身,咪渣都冇淨?我咁仔細揭 露 阿爺的劣行,可能已經廢左佢地好幾年儲心積累的計劃同龐大的開支,佢地點會放過我?人身安全係一個考慮,政治謀殺都係一個可能性。有 一定知名度保住下的涂 謹申、何偉途冇乜冒犯佢地都追殺成咁,我一個卒仔,容乜易畀佢地放風誇大抹黑我,又或者生安白造砌我生豬肉0架?話哂我所發現改革派嗰兩支半針,過去在佢 地 領導下,一直開錯炮、打錯仗,我地為了「自衛」四圍撩起火頭,當時唔知畀人利用左,我唔怕講都做過d唔見得光0既野,仲以為自己「立功」添。中方特務屈我 地十個人滲透(依家應減去占美同博士,實質係屈八個半人),順手屈埋高達,跟手改口屈埋智叔,再改口屈冼雞,咁離譜既野都做得出,萬一執住我的痛腳唔放, 咪 分分鐘畀人玩謝?

咁既形勢下,我現真身只係愚蠢。

我依家越諗越清楚,在政經重大利害尤關,再加上中方特務橫行的政治生態之下,路路不通,好多真話都只能夠匿名講,正如有好多人日日用真身都睜大眼講大話。冇 人鍾意呢種局面,但要改變呢種局面,好無奈,唔鍾意都要做住先。同樣道理,各位學者、評論員,唔該唔好假設香港好似實行左民主制度百幾年的西方,政治相對 清明,冇人需要匿名來講真話,因而匿名就包係衰人。聽d老人家講,文革時,仲恐怖,你講真話唔匿名,分分鐘連命仔都保唔住。

以上就算係請黨友同社會人士原諒,真兄弟未能以真身示人,請你明白我的苦衷。同時請你唔好咁理首歌係邊個唱既,就以歌論歌好喇,集中諗下,呢支歌係咪反映事實,同埋討論如何對策﹕黨友就請齊心拔針救黨,社會人士就請留意改善香港目前是非往往顛倒的政治生態,請記住民主黨絕唔係唯一的受害者。

第20篇完,星期三續談香港政治生態同傳媒生態。

2 Comments:

Blogger HK_Democracy_Supporter said...

Real Brother,

I'm a bit confused. In blog 19, you said you would show yourself in the event that commemorates Jun. 4, 1989. However, in blog 20, you keep saying that you refuse to show who you really are. Is there a contradiction or is it my misunderstanding?

Thanks.

Tuesday, June 06, 2006 10:43:00 AM  
Blogger 真兄弟 said...

公益廣告裏,我只是鼓勵市民參加六四集會。

當時我的真身的確出現在集會當中,只是沒有掛起真兄弟的名牌吧了。「現身」有兩個可能的含意,一個驚人轟動,一個平凡之極,我做了平凡的「現身」。諗落,嚴肅的悼念集會中,也不宜我喧賓奪主,轟動地「現身」吧。

廣告裏小小的文字遊戲,引起你誤會,見諒。

Tuesday, June 06, 2006 2:56:00 PM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