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大發現

最重大的發現是﹕中共派了兩個半特務滲透民主黨。他們的任務是,製造內訌。即使沒有內訌,兩個半特務也會無中生有,並得到多張報紙的配合,營造民主黨月月內訌、天天內訌的印象,使市民誤會民主黨只知內鬥、不長進、不爭氣,因而不支持。民主黨內出現許多奇特的言論和行為,原因在此。

Tuesday, October 03, 2006

第33篇 特務爆小鑊之目的

人物代號
高達 = 李永達,民主黨主席
公公 = 陸耀文,民主黨紀律委員會委員、民主黨政策研究部職員、李華明財務助理
智叔 = 黃成智,上屆立法會議員
博士 = 陳竟明,民主黨副主席
張李楊 = 張文光、李永達、楊森
白紙扇 = 張文光,立法會議員
占美 = 黃俊偉,大埔區議員
拉登 = 張賢登,民主黨秘書長,研究滲透問題的五人小組的主席
冼雞 = 單仲偕,立法會議員
仁哥 = 何俊仁,立法會議員
達仁一派 = 李永達 + 何俊仁
九小福、小福 = 民主黨的九名立法會議員
丁丁、馬丁 = 李柱銘,立法會議員
司徒老狗、華叔 = 司徒華,上屆立法會議員



今晚我先重提上文要點,加以補充,才講特務爆呢輪小鑊之目的,之後就駁斥他們的主要論點,最後證明這一切都是兩枝半針所為。

一星期以來,滲透民主黨和改革派的兩個半中方特務,做了四個小動作﹕
  • 9月26日至29日,特務以「親兄弟」筆名,發表網誌《重大機密》,攻擊拉登小組審查中方滲透時手法不當,並登出所謂「小組報告」的部份內容。
  • 9月27日,特務以占美的名義在明報發表文章,攻擊高達、丁丁、白紙扇推薦仁哥做下屆主席是禪讓制度,是欽點,不民主。
  • 9月27日,特務向傳媒發送所謂「會員政策專責小組報告」。28,29日多張報紙刊登部份內容。
  • 今天,10月3日,特務再以占美的名義在明報發表文章,反駁(特務們說)被指「奪權」、「種票」等罪名。

報紙所刊登的「小組報告」,局部印證了我《重大發現》的主題﹕我歷來引述的電郵是真的,而民主黨的確有特務滲透。

因此,我說內鬥是特務掀起,而掀起內鬥根本就是特務破壞民主黨和改革派的基本任務,我這個分析,不單有現實基礎,而且電郵是堅實的證據。

特務之主要目的

特務被派入來民主黨和改革派的總目的,就是掀起內鬥,如掀不起就造成內鬥的印象,以便全港市民誤會﹕「民主黨和改革派好亂,一日掛住在黨內爭權,並無為民主和其他市民利益著想和努力」,以便民主黨冇聲譽、冇人信、冇捐款、冇選票,最好成為過街老鼠。

這一回合也不例外,也是要引導市民,看出和相信民主黨又來一次其實不存在的內鬥。請看﹕

文匯報2006-09-29﹕「親兄弟」更引用「內鬥」兩個字,來總結這場鬧劇。

只因有滲透,才出現內鬥

我 們改革派和主流派一向都是好兄弟姊妹,一向都是理性辯論,公平競爭,本來並無什麼內鬥、奪權的事。自從兩枝半針滲透了改革派,一切都變了。每次都小事化 大,小小分歧,兩枝半針都提升到正義和邪惡的原則問題,形成一次又一次漫罵(注意﹕不是對罵,因為每次都只是特務煽動我們改革派單方面去罵主流派的),好 像是內鬥,一直到今年三月。

而三月至今似乎又來三個回合的內鬥,更是「天下本無事」的「內鬥」添。請看﹕

第一回合是三月 底,我們發盡彈藥攻擊高達,的確是民主黨有史以來最勁的一次「內鬥」,但原本其實有事嗎?有咩野分歧,有咩野路線鬥爭,有咩野權力鬥爭嗎?冇呀。純粹係特 務們眼看成立了拉登小組,可能揭發到佢地滲透,就向報紙屈我地改革派10個人係特務,然後騙我地發盡彈藥去攻擊高達之馬。

所有戾氣、仇恨、內鬥意識,都來自兩枝半針

仲 有,咩野叫內 鬥?有打來打去至係丫馬。唔該市民同所有記者摷番3月既報紙查清楚,我地班傻仔(包括我真兄弟)信左d特務,以為高達屈我地滲透,喊苦喊弗,係有打去,但 係有打來咩?冇播。十日後公公改口話唔係高達屈我地,我地改革派開始唔聽特務枝笛,冇去攻擊特務話屈我地滲透的智叔同冼雞,事件就基本平息了。可見,主流 派同改革派本來就好和平,不想內鬥的。全個黨就只有兩個半特務喊打喊殺,仲呃我地,想我地先後向高達、智叔、同冼雞喊打喊殺,同在電郵(和成日開會同電 話)不斷話達仁一派、張李楊、司徒老狗、丁丁、拉登、智叔、冼雞、九小福...打我地殺我地,手起刀落。你地話就係架拿?證據呢?有邊張報紙登過達仁一 派、張李楊、司徒老狗、丁丁、拉登、智叔、冼雞、九小福...攻擊改革派的言論,有十分一我地攻佢地的火力?而我地向高達打錯仗之後,成個改革派根本就冇 再打出過一槍一彈一招一拳,任憑兩枝半針點叫我地向智叔、冼雞、拉登小組開火,我地都係奶奶閒,頂多唔敢擘面(包括我),死死地氣簽左佢地寫既文件。可 見,就算呢個第一回合咁大陣象,所有戾氣、仇恨、內鬥意識,都來自兩枝半針。可見,民主黨和改革派都係受害既好人。得兩枝半針想內鬥。

第 二回合是5月我呢個blog出既時候。呢一回更加係完全冇內鬥,就俾兩枝半針夾埋報館裏面d針講成係內鬥。內鬥?有邊個打出過一槍一彈一招一拳先?有,咪 得我一枝弓想打兩枝半針 o羅。「你真兄弟唔係講盡民主黨個個大佬點衰格點惡毒咩?」當然唔係啦,果d全部係我引述兩枝半針點樣企圖(同局部成功)掀起內鬥的證據之馬。只係兩枝半 針,尤其是公公誤導報紙或配合報館裏面d針,將佢d卑鄙語錄屈在我身上,話係我講之馬。


只有三個半人打來打去,怎算是兩派內鬥?

當 然,當時俾報紙將我「拔針救黨」的主旨 屈成「唱衰個黨」,的確有d冇時間睇我個blog 的黨友鬧過我。但係都唔點算係內鬥丫,其實冇乜邊個咁有恆心同個匿名人鬥爭,除左首當其沖的兩個半特務。改革派同主流派絕大部份冇出聲,咁又點算係黨內鬥 爭 o咼。得我一個改革派成員同兩枝半針來往幾槍,點可能是一次民主黨全面內訌呢?完全只因為特務們要執行中方委派的任務,要搞到「全港市民誤會,民主黨和改 革派好亂,一日掛住在黨內爭權,並無為民主和其他市民利益著想和努力,以便民主黨冇聲譽、冇人信、冇捐款、冇選票,最好成為過街老鼠。」,先至造成毫無實 質人物、實質內容的內鬥的印象。所以,第二回合係虛假的一次「內鬥」。

第三回合所謂內鬥,更絕對係無中生有

第 三回合就係上星期特務爆的小鑊。所謂內鬥,更絕對係無中生有,冇事發生而特務搞到好似有事發生咁。拉登報告又未出。咩 野改革派同主流派黨內鬥爭遮?有打來打去至係內鬥丫馬。改革派粒聲都未出過(除了曾企圖陷害兩派一鑊熟的二號特務在明報話人地話佢種票然後鬧人,同鬧人 「提名都有罪」,又剩係得特務單方面攻擊,8日了,冇人還擊過)。主流派粒聲都未出過。係得個親兄弟猛攻拉登小組。拉登小組又係粒聲都未出過。只有全港報 紙大量引述親兄弟對拉 登小組的攻擊。一個匿名人,竟然得到全港各大報咁配合,同佢大事宣傳,仲唔同我果回,今回毫無歪曲。呢回完全虛構的「第三回合內鬥」就是這樣誕生的。

太 荒謬了。可是,全港市民多數冇看我個blog,的的確確係以為短短3月以來,民主黨就發生過三場唔知幾廣泛、幾慘烈、幾冇理性、當中所有人物幾咁唔應該支 持的內訌。一次又一次,改革派、主流派、民主黨、民主派,乜都唔洗講,乜都唔洗做,就係咁受傷、係咁損耗,係咁俾市民越來越失望。公公好野,兩枝半針好 野,阿爺好野。

特務之次要目的

特務第一個次要目的,是趕在拉登小組報告出之前,盡量唱衰拉登小組,先發制人,作為自保。

首 先,可能係中聯辦心戰室同兩枝半針,憑部份會見拉登小組的人的覆述,同一d公開的資料,作左份報告出來,專門堆切對佢地有利,對改革派、主流派、拉登小組 不利的內容,然後鍾意點唱衰人就點唱,仲可以好似以前咁乘機煽動我地改革派﹕你睇佢地又打又殺我地喇,手起刀落。一齊自衛還擊!(其實佢地七、八月都做 過,我好唔順氣咁簽果份野就係咁上下。)咁又多一輪內訌可以領獎金。到真報告出來時,自然不對版,就話偷到的只是初稿。

大家睇下報紙收到份所謂報告點寫先﹕

文匯報2006-09-29﹕「親兄弟」在網誌中說,報告將與中方「接觸」列為罪名,是反映民主黨內某些掌權者的「仇共」心態。據有關的報告中指,中方企圖滲入並分化民主黨,其中又指稱副主席陳竟明等「少壯派」成員違反有關的匯報規定,並涉及在黨內「種票」行為。

你地話拉登、馬丁、華叔、徐漢光、陳家偉會唔會咁寫份報告?我就話唔似喇。再睇下呢段﹕

明報 2006-09-29﹕該份外泄的報告,披露了民主黨核心與中方人士接觸的過程、內容,包括李永達曾接觸自稱與國家副主席曾慶紅關係密切的人士、副主席何俊仁曾接觸前國家主席江澤民辦公室人士和國安部...

香 港經濟日報 2006-09-29﹕[「親兄弟」]網誌指,民主黨調查新東種票事件的「5人小組」,已接近完成報告,內容將包括:黨主席李永達,跟國家副主席曾慶紅有 關係的人士及廣東省公安廳接觸;副主席何俊仁,則與前國家主席江澤民辦公室人員、廣東省局長級人員、國安部接觸;...

有可能亂咁作野

拿, 拉登小組五人 話哂都係主流派,如果達仁一派都與中方「接觸」成咁,又照文匯報話報告將與中方「接觸」列為罪名,唔係即係拉登小組連達仁一派都話有罪?咁點解「仇共」心 態的馬丁都同意仁哥呢個罪人做主席,以致俾占美在明報鬧馬丁欽點呢?抑話今次主流派又點各懷鬼胎,互插一輪呀,親兄弟公公?

一係特務屈達仁一派與中方有以上「接觸」,以便講成特務出賣民主事業的那種接觸係冇事。一係就特務屈拉登小組將與中方「接觸」列為罪名,以便可以鬧民主黨內某些掌權者有「仇共」心態,來討好老闆。

所以,我認為傳俾報紙的所謂「會員政策專責小組報告」,一係作野,一係特務做過手腳避重就輕至傳去報館。

有可能將真報告做過手腳

即係,佢地可能偷到份真報告,但係抽起對佢最不利的部份至傳俾報館,來「證明」其實好小事,因而又「證明」拉登小組太大陣象,所以「手法不當」。特務就最想全香港先入為主,對可能對佢地不利的拉登小組先行抹黑,希望到真報告出來時,冇人信,最好冇人睇。

或者冇抽起,但係今次疑幻疑真,睇死報紙只會簡單報導其內容,而將主要篇幅同親兄弟做傳聲筒。到真報告出來時,就配合報館的針,話九月底報導左啦,唔洗再報導。咁兩枝半針就可以過骨。民主黨同改革派都冇足夠輿論支持來拔針救黨救派。

或者總之搞得好亂,用來成為理由,叫中委會收到拉登小組份真報告時,唔好公開,要保護個黨云云。如果得呈,咁世界上就剩番佢地的創作或搞過的「潔本」流傳,特務都係過骨。

特務第二個次要目的,是想套我真兄弟出來,可能施以黑社會家法,以竟效尤,尤其在改革派兄弟姊妹日漸覺醒,成日唔聽佢地枝笛的今天。

想用激將法套我出來?冇咁易。

如果唔係,點解處處沖著我而來?好叫唔叫,叫親兄弟,鬼至同你做兄弟。個blog個式樣和顏色又偏偏選成同我個一樣,仲又係叫做《重大乜乜》。中文名冇「發現」的意思,英文又學我叫乜乜discover。仲周圍凡佢地憎恨的人就唱人係真兄弟。

最羅命係,今次特務們四個小動作,知情人已收到好窄。佢以為激下激下,就會激到我好似以前咁,用內幕,用少數人才收到的電郵來證明佢地反民主事業的罪行,咁就可以推理找到我出來。我至冇咁笨,因此今後只會用公開的資料來分析。

--------------------------

唔得了啦,接近六千字。對不起,過長了。駁斥他們的主要論點,和證明這一切都是兩枝半針所為,要押後到10月5日晚了。

-----------------------
第33篇完,10月5日星期四晚再會。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