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大發現

最重大的發現是﹕中共派了兩個半特務滲透民主黨。他們的任務是,製造內訌。即使沒有內訌,兩個半特務也會無中生有,並得到多張報紙的配合,營造民主黨月月內訌、天天內訌的印象,使市民誤會民主黨只知內鬥、不長進、不爭氣,因而不支持。民主黨內出現許多奇特的言論和行為,原因在此。

Thursday, July 13, 2006

第23篇 第1至4篇逐篇的撮要

-------------------------------------------

第1至4篇撮要的前言

致新讀者﹕請click入 「重大發現」總撮要 ,之後才回來看本篇。

致老讀者﹕
  1. 許多黨友對我的重大發現沒有細看,仍不了解,甚至誤會我不是救黨,而是害黨,咁我一直講落去都無謂。
  2. 因此,不如簡要地由頭到尾再講一次,希望時間不多的朋友,都可以對比一下,報紙話報導我個blog,其實有冇歪曲,然後獨立地判斷事情的是非真偽。
  3. 我告誡自己,一次過想講太多,好多黨友和市民都唔得閒睇,因此,我要每篇都限制在二千字之內。
  4. 二千字,因此,今次只能由第1篇撮要到第4篇。原文本來約一萬字。


-------------------------------------------

人物代號 (按出場序)

高達,高佬 = 李永達,民主黨主席
公公 = 陸耀文,民主黨紀律委員會委員、民主黨政策研究部職員、李華明財務助理
智叔 = 黃成智,上屆立法會議員
博士 = 陳竟明,民主黨副主席
廷公公 = 李永達的秘書
張李楊 = 張文光、李永達、楊森
占美 = 黃俊偉
馬丁 = 李柱銘,立法會議員
兩老 = 李柱銘、司徒華
-------------------------------------------
第1至4篇 逐篇的撮要

第1篇 致民主黨中委

我是改革派一員,有重大發現,發現民主黨被中方特務滲透及破壞,事態嚴重。本來我打算只在改革派提出,可惜,我無法得到信任。我唯有致函民主黨中委,懇請中委在黨內內部通傳。

我先前寄給改革派的電郵中提到,3月18日明報同蘋果屈我地黑名單的十人滲透民主黨,令大家含冤受屈,當時我們認定是高達放料,因而掀起民主黨近年最嚴重的一次內鬥。

但我提出,十人名單不是高達放料,而是另一更大的勢力搞的鬼。公公電郵回應,核實了十人名單不是高達放料,而是另有其人。亦即肯定了這次最嚴重的內鬥,其實是我們改革派開錯槍、打錯仗的。

不過,改革派雖然含冤帶淚打錯過仗,他們的電郵回應,竟冇興趣追究點解當時會打錯仗,完全冇興趣思考是否有另一更大的勢力在搞破壞。我一再請他們誠心討論,得回的只是排擠、嘲諷和粗口。

請注意,這些討論,只限在改革派十幾人當中,因為當時我根本未寫blog。



第2篇 十人名單,是否中方插在民主黨內的針所發放?

隨 後,在我和改革派的電郵來往之中,我再講得白一d﹕向明報同蘋果發放十人黑名單的黑手,就是中方插在黨內的特務,該特務向報館發放十人黑名單後,就說是 高達發放的,旨在掀起民主黨內訌。但在屈高達的謊言快要被兄弟姊妹識穿之前,又要趕緊製造下一場煙幕去掩飾,所以才改口說是智叔向報館發放十人黑名單,之 後又說是其他人,並一場又一場生安白造,說主流派內鬥、高達求和...,來解釋漸漸站不住腳的一輪又一輪謊言。

我一再請求改革派真的要好 好檢討成事件,查找和清除這枝鋒利的針。可是,無人真正回應我提的問題,他們總係顧左右而言他,完全冇興趣從政治大局去分析問 題。他們的興趣反集中在「只揪歌者不聽歌」,要揪我出來,而且博士仲叫我現實d,顧住Who's our next Chairman先。

我懷疑中方派了特務入來改革派和民主黨,刻意搞亂搞臭搞垮個黨,咁大件事,改革派竟然冇一個人認真看待,冇人有危機感,我決定不如全黨一齊關注,清除幕後黑手,唔好再傷害我地同整個民主黨。於是我就起了呢個blog,請民主黨中委,在黨內通傳呢件事。





第3篇 改革派仇恨高達的底因

我大量引用這次最嚴重的內鬥期間改革派內部的電郵,來印證中方特務如何煽動我們向高達開錯槍、打錯仗。

明報同蘋果刊登十人黑名單之後一天,大特務公公就說﹕「從本公公的線眼,我已有九成把握,高達...暗地[裏拋]出自己心目中的名單(就是「十人名單」)...」

在討論要民主黨迫明報講出是誰向他們提供十人黑名單時,公公又說﹕「...明報唔會[啋]你,因為他們深知料子是廷公公(高達)放的...」

改 革派內對於又打一場內訌,曾顧忌會損害我們在黨內形象,但公公就煽動說﹕「本公公是主張「開底牌」,即是打正旗號大叫「造反」!這是有市場的,...其 實公眾對「張李楊」都感到厭惡,何況是黨內呢?我們的反駁只要有理有節,守遊戲規則,按民主程序,公平競爭,那一點會令黨員反感?...」

可見,黨友們最討厭的內鬥醜聞,是大特務公公最積極掀起的,而且為了向中共領功,毫不愛惜改革派在黨內的形象。請不要怪我們,要怪就怪中共插入來的兩枝半針。



第4篇 改革派全力向高達還擊

大 特務公公提議,還擊,要巧妙地拉高達下台﹕「召開特別會大, 還個別人士清白,...,無理由白白開完個會,鬥完一餐,甚麼都得不到,...,用好勇鬥狠的方法,高叫「高達下台」,形象上好似唔係幾好,因此我建議大 家思考,設定一些說法和立場。例如:….三、改革派認為高達不適合作為黨領袖,改革派歡迎任何合資格的黨員,包括立法會議員,競逐黨主席一職。」

公 公主張要迅速向高達開戰,否則會錯失戰機﹕「…同高達賭,只可以係一舖過,沒有下一舖。點解你唔想想?當他們再回氣時,你遇有機會嗎?….高達之所以咁 弱,事關佢最重要的智囊盟友,識搞鬥爭的何俊仁,現在不在香港,加上明日馬丁又離港,因此明日和後日是最佳攻擊時機,高達冇人幫,你仲等幾時?等他們慢慢 匯師,度條好橋同你死過,到時形勢又唔係咁講!」...「高達因為個人利益,借滲透為題發揮,利用兩老鏟除異己。」...「向高達施壓不容放鬆。」

我 地改革派覺得不應內鬥,二號特務占美就鬧我地﹕「大家想想,高達真係講和?條件呢?果31個cases可以算咪?[註﹕占美介紹31人入黨,以便年底改 選民主黨領導層時佔選票優勢。]10君子的清白可以算咪?你地可以我吾可以。mud叫做見好就收?大家現在好好咪?...,吾食住lee個勢凸顯高達無 能,大家就真係好好地年底收工。記住,經過lee次,冇人可以洗底。」

於是,我們同仇敵蓋,集合力量,計劃各種方法向高達發炮。終於是開記者會、開特別中委、發聲明,搞到改革派同主流派聲名狼藉,兩敗俱傷。



-------------------------------------------

第1至4篇的撮要完。後晚(星期五)續。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