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大發現

最重大的發現是﹕中共派了兩個半特務滲透民主黨。他們的任務是,製造內訌。即使沒有內訌,兩個半特務也會無中生有,並得到多張報紙的配合,營造民主黨月月內訌、天天內訌的印象,使市民誤會民主黨只知內鬥、不長進、不爭氣,因而不支持。民主黨內出現許多奇特的言論和行為,原因在此。

Wednesday, July 19, 2006

第26篇 論「張冠李扣」,和第13篇的撮要

同老讀者傾下偈------
論「張冠李扣」

首先,好多謝你到而家仲睇我個blog,不離不棄。

你大概注意到,以前我係多擺事實,少下結論。但最近寫撮要,就先下結論,才引用證據,理由係防止畀人再歪曲。所以,今次引述公公的電郵,用上了「卑鄙語錄」的字眼。

我一寫出「卑鄙語錄」四個字的時候,嘩,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

點解呢?因為我終於明白為什麼咁多黨友憎恨我真兄弟,恨到入骨------因為佢地就係認為我好卑鄙好卑鄙好卑鄙。我覺得公公有幾卑鄙,佢地就覺得我真兄弟有幾卑鄙。

點解呢?因為我引述公公在電郵講既卑鄙野,佢地都以為係我講既野。「你真兄弟講埋咁多卑鄙野,個人梗係卑鄙到無倫啦,信你至傻,睇你個blog都壞眼啦。」

點解呢?因為黨友相信的公信報紙,同佢地唔信的擦鞋報紙,都異口同聲話呢d卑鄙野係真兄弟講既。仲有假既?

你係長期讀者當然明白,我係畀報紙屈既,明明係公公的卑鄙語錄,入晒我數。但係佢地冇睇個blog架馬,報紙的報導,就係佢地唯一的印象。(之所以請你叫佢地認真睇番呢個blog )

我仲有一個恍然大悟﹕我終於明白為什麼我個blog明明講衰d特務,本來好好地只在黨內流傳,佢地仍然捅出去報紙咁「蠢」。答案係,中共駐港心戰室「扣帽子」的經驗好豐富,而且唔止識扣一般的帽子,而是識得「張冠李扣」,扣到出神入化。

明明係我揭發公公幾卑鄙,特務系統輕輕一扣,果頂「卑鄙帽子」就扣到我真兄弟的頭上,怎樣也擺脫不了。

成 件事睇黎係咁既。我的blog出到第3篇,心戰室就知道我會不斷爆公公d電郵出來,成個黨都會知道佢幾卑鄙。特務上司鬧左佢一輪貪威乜都寫在電郵之後,就 著手研究點樣挽救公公在改革派同成個黨的特殊地位。終於就全面動員插在各報紙的針,等公公把我個blog的消息捅出佢慣常的兩張報紙,就所有報紙統一口 徑,猛講所有卑鄙語錄,都係真兄弟自己的說話,話佢想撩民主黨大大小小上上下下互相猜疑,再內鬥一餐。佢地計過數,咁就實唱到真兄弟冇人睇冇人信,民主黨 又令市民更失望,而兩枝半針在黨內反而更有生存空間,繼續做特務搞破壞。

例如,我在第5篇引述了公公在behindthetruth的卑鄙謠言,明報在頭版中央位置原文照登,入晒我數,有兩個可能的解釋。其一,係插在明報的針受命故意屈我。其二,係公公捅俾明報時,專門引導記者把他自己的卑鄙謠言張冠李戴﹕「最刺激係呢段,你睇呢條友幾卑鄙,話馬丁默許佢既馬仔,再拉埋楊森倒李永達。連華叔都默許。個明報記者就傻到照登,搞到我澄清後佢要登更正啟示,只可惜更正啟示不成比例,「d卑鄙野係真兄弟講既」,已深入人心。

「張冠李扣」是中共駐港心戰室慣用的技倆。「主要矛盾」係邊個黨,就逢衰野都入果個黨數。陳方安生七一出來行,有人好小家,話係「騎劫」,好多傳媒都入民主黨、公民黨數,或者泛指一般「民主派」,等市民都以為係呢兩個黨好小家。大家今後密切留意,呢一招可以循環再用。

至於扣在我頭上的公公語錄點卑鄙法,今晚的撮要可見一斑。

-------------------------------------------

人物代號 (按出場序)

高達,高佬 = 李永達,民主黨主席
公公 = 陸耀文,民主黨紀律委員會委員、民主黨政策研究部職員、李華明財務助理
智叔 = 黃成智,上屆立法會議員
博士 = 陳竟明,民主黨副主席
廷公公 = 李永達的秘書
張李楊 = 張文光、李永達、楊森
占美 = 黃俊偉,大埔區議員
兩老 = 李柱銘、司徒華
拉登 = 張賢登,民主黨秘書長,研究滲透問題的五人小組的主席
冼雞 = 單仲偕,立法會議員
仁哥 = 何俊仁,立法會議員
z = 黃偉賢,前立法會議員
達仁一派 = 李永達 + 何俊仁
九小福、小福 = 民主黨的九名立法會議員
狒狒 = 李華明,立法會議員
富仔 = 鄭家富,立法會議員
丁丁、馬丁 = 李柱銘,立法會議員
YS、森哥 = 楊森,立法會議員
司徒老狗、華叔 = 司徒華,上屆立法會議員

-------------------------------------------
第13篇的撮要

第13篇 公公: 策反九小福 統戰主流派

(今次係4116字撮為1143字。)
(綠色字是原文本來未包含的新資料同新分析。)

這一篇,我貼出電郵內容,讓大家看清楚,公公如何教導改革派「統戰、攻心、策反」九小福和主流派。讀者還可以特別注意,是他那毫無團結的道義,不擇手段的意識,怎樣腐蝕我們改革派,這可能是中共派給特務最陰毒的任務。

早在去年12月,大特務公公已經著手找人「在九小福之內進行拆反」。他掀起3月的內鬥之後,自然重提此事。以下就引述他幾句卑鄙語錄﹕

用詐騙來攻李柱銘的心﹕「借意向丁丁放風支持冼雞出來推動黨務改革,...兵不嫌詐,志在使丁丁覺得我地係建設個黨,唔係傾覆...」;「我會繼續派人去挑撥丁丁及YS陣營,務求令丁丁及YS靜極思動,想想我們進步派是奇貨可居...」

假情假義,拋身送秋波,攻單仲偕的心﹕「張李楊集團的內鬥,並不代表森哥與冼雞一定認同我地,...,無謂太早以身相許!但也並非叫大家按兵不動,...本公公將與...商量,如何在冼然面前拋身送秋波。」,但背後就唱「冼雞與達仁一派是一丘之貉」。

在 一次政策部部長吳永輝可能被紀委譴責的事件中,政 策部職員公公,叫我們純為內鬥的目的,虛偽地支持吳永輝﹕「我們何不做個順水人情給吳永輝,俾我們做佢世 界後,仲要反而多謝我們!...深層的目標是藉此割裂吳永輝與主流派的關係,學共產黨當年的「統一思想戰線」(統戰)工作,令本來親主流的人,都漓漫著離 棄的思緒...」。「做佢世界」一詞,顯示此事件中公公(他是紀委會成員)曾陷害吳永輝,叫我們支持吳,就越發虛偽。

誰是黨內民選、民心的領袖,就胡亂說人殘酷,跟著煽動我們殘酷鬥他們﹕「不要再猶疑,手起刀落,要知到對手(高達、司徒老狗)都絕不會對我們仁慈,我們何必對他們仁慈呢?」

一、二號特務,一唱一和統戰之道﹕「我亦十分贊成占美的策略,推而廣之,就是藉團結一些中間派,來圍堵主流派,並且將圍堵範圍不斷收窄。」

兩 個特務長期薰染,和正人君子博士長期默許下,我們(包括我真兄弟,只是我苦思幾個月,或者醒番少少)都傳染了一點對主流派陰險惡毒的氣息。Y君仲以為好 威,有樣學樣講策反﹕「小福又開始內亂,改革派應該用公公原來策略,策反九小福,向狒狒、富仔及單雞埋手,靜待誰人會得到"祝福",再與他談判合作。」讀 者要特別注意"祝福"是什麼意思,這是特務們在改革派長期營造的另一種氣氛﹕同中共派來統戰的「中間人」來往不單止好閒,而且把注碼押在「中間人」所同意 的人物和立場上,才有勝算。看,一切只為了內鬥成功,靈魂被民主的敵人攝去了也不自知。這才是最可怕的腐蝕。

公公所獻的策反大計,現在重溫,雖然都是雷聲大雨點小,吹水居多,但的確令我們曾經亢奮,以為在主流派內鬥的洪流當中,可以透過統戰、攻心、策反的戰略,令改革派成功奪權,因而經常保持團結作戰的狀態,不敢鬆懈,沒想到,這一切原來只係一個個利用我地搞垮個黨的陷阱!


第13篇的撮要完,後晚星期五(7月21日)續。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