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大發現

最重大的發現是﹕中共派了兩個半特務滲透民主黨。他們的任務是,製造內訌。即使沒有內訌,兩個半特務也會無中生有,並得到多張報紙的配合,營造民主黨月月內訌、天天內訌的印象,使市民誤會民主黨只知內鬥、不長進、不爭氣,因而不支持。民主黨內出現許多奇特的言論和行為,原因在此。

Friday, October 06, 2006

第34篇 親兄弟正是公公 偷文件也是公公

(人物代號請看第33篇頭)

一星期以來,有人做了四個小動作﹕
1. 9月26日至29日,「親兄弟」發表網誌《重大機密》,攻擊拉登小組審查中方滲透時手法不當,並登出所謂「小組報告」的部份內容。
2. 9月27日,占美在明報發表文章,攻擊高達、丁丁、白紙扇推薦仁哥做下屆主席是禪讓制度,是欽點,不民主。
3. 9月27日,有人向傳媒發送所謂「會員政策專責小組報告」。28,29日多張報紙刊登部份內容。
4. 10月3日,占美在明報發表文章,反駁(他說)被指「奪權」、「種票」等罪名。

究竟第1和第3個動作,是誰做的?這將是我今晚討論的重點。

但是,進入重點之前,要駁一駁四個小動作的講法,及指出其錯誤。

駁斥親兄弟同占美

1. 首先,親兄弟猛攻擊拉登小組審查中方滲透時手法不當,根本是夾硬來。他的blog第一天就有人寫了comment入去駁佢﹕

你唔想去咪唔好去囉,又唔係拿住枝槍指住你去!兩老好大咩? 警察捉左你你都可以唔講野啦,你唔想去,唔想講,佢地點迫到你喎。

對 呀,寫了四天說人地白色恐怖,什麼「手法卑劣令兄弟姐妹心寒」,都係為鬧人而作d野出黎鬧,其實係你親兄弟營造恐怖氣氛。你在《小組約見黨員統計》都話劉 帶生、何敏嘉、謝永齡、黃偉 賢、黃鳳珠、關永業都拒見了,佢地咪好地地。有咩心唔心寒,恐唔恐怖遮?可見去見的人都是自願,肯合作的,係兩個半特務心裏有鬼,至覺得唔妥。你唔好屈果 d自 願去見的人了。你鬧四日都係廢話,報紙幫你宣傳到好似真既,又俾市民覺得民主黨又內訌了,今次獎金領左幾多呀?

2. 占美攻擊高達、丁丁、白紙扇推薦仁哥做下屆主席是禪讓制度,是欽點,不民主。又係羅黎講。事前醞釀下,討論下點提名都有罪呀?到時要由黨員投票至做到架 馬。唔夠票時咪做唔到主席 o羅,高達、丁丁、白紙扇都冇符格。點禪讓,點欽點呀?你幾時有權封住高達、丁丁、白紙扇把口?咁搞法民主黨內的言論自由都俾你 剝奪左啦。學你的主子講野唔合心水就拉人坐十年八年丫笨。你第日咪提名博士做主席添呀,係你的特務上司代表北京,經你隻手欽點就真。

3. 有人向傳媒發送所謂「會員政策專責小組報告」。我只能說,不問自取人地的機密文件,這是偷竊,要坐監既,知道嗎?

4. 占美反駁(他說)被指「奪權」、「種票」等罪名,更係空口講白話。人地都未話你,你做乜駁定先?點知你有冇屈人地冤枉你架?係得親兄弟個blog就猛話人 地鬧你奪權。我摷勻報紙,引述所謂「拉登報告」時,話你種票就有,話你奪權就完全搵唔到。咁你駁人話你奪權,成半篇文,唔係廢話?只能印證我的懷疑,為左 抹黑拉登小組,屈得就屈。你好驚真報告出左來,冇呢句,冇得駁,引唔起市民認為民主黨內訌,就領唔到獎金,所以要報告出之前屈人地咁鬧你,至有得駁,至搞 到市民有足夠的內訌的印象,至領到獎金係咪?

抑話你地偷到份報告,見到「奪權」兩個字講中哂中方派你地入來的指示,做手腳時就一概刪哂,寫文駁人時又唔記得,至搞到駁d報紙都講唔出的罪名呀?

至 於種票,我倒係同意你的觀點。拉人入會本來就好閒,我第17篇一早就話無可厚非。但係你點解唔聽我地改革派勸你要小心、低調行事?點解好似驚死驚動主流派 唔夠咁,一次過種34票咁粗疏?你根本就唔想我地改革派種到票上到位,而係要盡量驚動主流派,搞到成立拉登小組,以便公公可以屈我地十人滲透,等我地打錯 仗,促成民主黨有史以來最大的一次內訌。你果次的特務獎金夠哂和味啦。點解仲貪得無厭,風頭火勢下,勸極你都唔肯收歛,火上加油,要再種多廿票,再搞大內 訌,再領獎金,汁都撈埋?你表面幫我地種票,實際想我地同主流派打餐死一鑊熟,志在你的獎金。(這就是占美是針的主要證據,詳見本blog第17篇)

「親兄弟正是公公」的證據

第一批證據﹕親兄弟和向報館發放所謂「拉登小組報告」的,是同一人

10 月26日至29日,匿名人親兄弟出佢個blog,內含「拉登小組報告」許多內容,還附有拉登小組許多內部的工作文件,包括接見過邊二三十個黨員,邊六個人 拒見,邊d待見未見,(《小組約見黨員統計》);也包括拉登等五人在邊十二日,分別由誰會見會員,而每次又見多少人(《調查會員資料》)。

就在同幾日,各報館收到匿名人傳來的所謂「拉登小組報告」。

兩件事在同幾日發生,這麼巧合,可初步推論是同一人。

更重要是,報館收到的所謂「拉登小組報告」,顯示來自「DPHK」(民主黨英文縮寫)、作者是「TING」(廷的英文譯音)。而親兄弟個blog所載的十二份拉登小組內部文件,其中八份也顯示作者是「TING」,又其中兩份顯示來自「DPHK」。

可見,原稿來自同一部電腦,可以肯定是同一人。一係阿廷把報告捅去報館和寫親兄弟的blog,一係有人從阿廷的電腦偷竊文件,再把報告捅去報館和寫親兄弟的blog。這兩個可能性,後者才是真,將在以下各批證據證實。

以下一段小字,講一些電腦技術的細節,只是詳細說明以上論點,雖然不高深,但一般讀者可略過。

如何看到文件顯示作者名字和來源,因而可證明是同一人?

有兩個步驟。
初步是,你從親兄弟的blog下載文件入你的電腦,打開文件名單,然後把游標放在文件名之上停一秒,就可看到作者名和標題出現。
其次,你可用純文字notepad打開這些Word文件,再搜尋DPHK字樣,有就係該文件原稿在民主黨的電腦起稿,冇就在別處起稿。如果文件太大,notepad打不開,則可刪去部份內容再試,尤其要刪去圖案。

明報 2006-09-29 說﹕「親兄弟」網誌提供的多份黨內文件,其顯示來自「DPHK」(民主黨英文縮寫)、作者是「TING」(廷的英文譯音)。
但十二份只有兩份完全附合這個描述,所以我認為是明報誤報了。是匿名人傳來的所謂「拉登小組報告」顯示「DPHK」和「TING」才真。但我沒有這份報告,故請記者朋友傳給我,好作證實。


第二批證據﹕對誰有利?對誰有害?

這是環境證據。按我前晚第33篇所講,今回係無事生非,本無內訌,郤製造出民主黨又一次內訌的印象,對改革派、主流派都冇好處。

只有令全港市民誤會﹕「民主黨和改革派好亂,一日掛住在黨內爭權,並無為民主和其他市民利益著想和努力」,以便民主黨冇聲譽、冇人信、冇捐款、冇選票。即只有反民主的中方有好處。

按我個blog三十幾篇的證據和分析,中方派了兩枝半針入來民主黨和改革派搞內訌。

所以,搞親兄弟個blog同捅份所謂「拉登小組報告」俾報館的,就是兩枝半針。因為可以領獎金,只對他們有利。

報紙成日報錯和分析錯的,就是說成成件事只有兩方﹕主流派和改革派。這是刻意隱瞞我的主旨﹕有第三方,就係中方同佢地派入來的兩個半特務。報紙最大的錯誤就是一定要把兩枝半針歸類為改革派,不承認他們是中方打進改革派以便拖跨改革派同成個民主黨的。

改 革派最好的,最能自保的,最能自我拓展的策略就是學主流派,不公開出聲講分歧。只在黨內君君子子辯論政策、路線,以及大家鬥拉票在黨內選賢與能。兩枝半針 早期還騙到一d改革派,乜都會內不講,公開就大講分歧。但自從騙我地向高達打錯仗之後,我地好多都醒定好多,推翻了他們多次過激的主張。到今次四個小動 作,就只剩下佢地兩個半人閃閃縮縮去做了。點可以話成個改革派同佢地係同一個單位呢?

四個小動作,改革派一d好處都冇。因此不可能是改革派做既。

全世界就只有兩枝半針有動機搞這四個小動作﹕無中生有多一次內訌,可拖跨改革派同成個民主黨,有獎金。只有他們有動機做,所以,搞親兄弟個blog同捅份所謂「拉登小組報告」俾報館的,只可能是他們。

我這個分析,同明報以下話(唔知真定假)主流派的分析,有相同之處,不過佢仍是「成件事只有兩方」的分析,不及我「共有三方」的分析咁清楚。

明報 2006-09-29﹕主流派分析,陳、黃、陸等人擔心其他改革派人士會被主流派「統戰」,故不惜「踢爆」報告初稿,讓改革派其他人看清主流派原本的心意,令大家知道「唇亡齒寒」,藉以團結改革派,繼續與主流派抗爭。

問 題來了,踢爆五人小組報告的內容,其實等同抹黑改革派,那改革派何以會向外泄露這份不利己的文件?主流派分析,這正好反映部分改革派成員,不單想爭奪黨主 席的寶座,一些跟內地「交心」的人,明知道自己身分已被黨領導看穿,故不惜做網誌、外泄報告,損害民主黨,寧可玉石俱焚,一拍兩散。

第三批證據﹕針對廷公公,同三、四月一早表達的仇恨,同出一轍。

但係,明報又話,「改革派」話親兄弟是廷公公﹕

明報 2006-09-29﹕另一邊廂,改革派亦感忿忿不平。其一,是他們深信整個民主黨內,除五人小組內的5人之外,就只有五人小組的秘書,亦即李永達的助理林卓廷,不單擁有調查報告,亦知悉整個調查過程,「親兄弟」不是林卓廷還是誰?

而且「親兄弟」網誌提供的多份黨內文件,其顯示來自「DPHK」(民主黨英文縮寫)、作者是「TING」(廷的英文譯音),不難令人聯想,始作俑者與林卓廷有關。

那林卓廷外泄報告的動機為何?改革派的一方認為,他們曾聽聞黨內有人希望可柔性處理滲透事件,但黨內一些「鷹派」人物,卻不甘心放改革派一馬,故索性將那份未經修改、火藥味較濃的報告泄露給傳媒,讓外界對改革派來個「公審」。

首先,明報繼續犯錯,把兩枝半針其中一人,講成就代表我地改革派,因為向明報講以上的分析的,十成九係兩枝半針其中一人。

要 分析話廷公公捅份機密文件俾報紙的人可信不何信,就要追回「柔性處理」出現之前,該人及其最親密的戰友,是否一早就對廷公公懷恨在心。如果否,則可信度高 一些。如果是,則以上什麼「柔性處理」唔夠喉的理由只是堆砌的借口,因為無論有冇「柔性處理」的理由,佢地都會攻擊廷公公的。這一點,稍後再講。

但係不可以孤立地看是誰捅份機密文件俾報紙,因為以上第一批證據已說明了,捅份機密文件俾報紙的人,和親兄弟是同一人。如果真是廷公公捅份機密文件俾報紙,就即係寫親兄弟個blog的人,又是廷公公。

但係親兄弟竟然話,廷公公唔單止唔係親兄弟,而係立場一百八十度相反的真兄弟!

文匯報 2006-09-30﹕[「親兄弟」]又提到,...並質疑該黨主席「高達(李永達)指示廷公公(李永達助理林卓庭)設立『真兄弟』網誌……製造輿論,為私利打擊政敵,行為惡劣,(黨中央)又應唔應該處理呢?」

可見,有人總之乜荒謬野都 o翕 得出﹕廷公公同時是親兄弟,又是真兄弟。志在煮死佢仇恨的廷公公。

同一個人,仲同太陽講佢幾個月來不斷講的事﹕

太陽報 2006-10-01﹕而目前跟住高達身邊既主席助理、被改革派稱為「廷公公」既林卓廷,盛傳將會晉升為總幹事,幫高達繼續做大內總管,在職工層面進行種族清洗。

呢個人一直都想針對廷公公,可能因為佢係拉登小組的秘書,也可能是因為特務上司下令要郁兩屆的民主黨主席的個人秘書。(楊森做主席,廷公公是秘書。後來高達做,廷公公又是高達的秘書。)

太陽報的「消息」,公公3月早就講過了(是否謠言,未知),可見,報料俾太陽的,是公公。亦可見公公這幾天好活躍。

寄件者: Raymond Luk
收件者: 改革派十多人
日期: 2006/3/22 12:17
主旨: Re: 華叔收韁

...廷公公的品行,有如東廠的魏忠賢,對外心狠手辣,對內迷惑主子,我在中環與他共事幾年,知到他也深諳帝王術和兵法,也是圍旗高手,思路比其主子高幾班。
「五人小組」工作完成後,廷公公會擢升為總幹事,到時請大家,各人準備引頸待弒。
公公


寄件者: Raymond Luk
收件者: 改革派十多人
日期: 2006/3/21 17:42
主旨: 子健照完肺,廷公公升官

...線人話今次由廷公公擔任「五人小組」的秘書,是一場「升級考試」,如過到關,高達就會一力推薦他擔任總幹事。只因廷公公為人縮骨,恒利集團全體均認為此人得而誅之,...
公公

公公3月就主張炒廷公公﹕

寄件者: 改革派U君
收件者: 改革派十多人
日期: 2006/3/20 00:18
主旨: Re: 高達已成強弩之末

...Raymond Luk Wrote:

各位:
...高達已成強弩之末,我們的全面勝利在望。
...另外,我們也要考慮開特別會大要得到些甚麼?逼高達下台?逼拉登下台?逼炒廷公公?絕無理由甚麼都拿不到!...
公公

16分鐘後,二號半特務立即加入煽動我們攻擊廷公公﹕

寄件者: Prof. KM Chan
收件者: 改革派十多人
日期: 2006/3/21 上午 17:58
主旨: Re: 子健照完肺,廷公公升官

要郁佢!KM


由於二號特務粗疏種票,是由廷公公致電34入會申請人,揭發多人聯絡不上,多人同一地址電話,當然懷恨在心,也撩我地砌廷公公﹕

寄件者: 占美
收件者: 改革派十多人
日期: 2006/3/22 13:12
主旨: Re: 華叔收韁

Dear All,
只要大家今次團結,落重藥煮死廷公公,佢有得升都幾難。
jimmy


公公自己放料給明報,一早就屈是(高達叫)廷公公向明報放料,以致R君在商量對策時,誤以為迫明報講出誰放料,就能揭發廷公公的劣行﹕

寄件者: R君
收件者: 改革派十多人
日期: 2006/3/22 上午 11:40
主旨: 以民主黨名義向明報採取法律行動

各位:
我打算在本星期四中常委會議上,提出以民主黨名義向明報採取法律行動,逼明報或黨中央交出發放黑名單的阿廷,如何?
R君


後 來的事,讀者都知道了。因為公公害怕U君真的能促成以民主黨名義向明報採取法律行動,害怕明報交出發放黑名單的就是公公自己,於是就慌忙改口,說不是(高 達叫)廷公公向明報放料了,而是智叔,後來又話係冼雞,緩和了U君的提議。但係公公一開始就想針對拉登小組秘書廷公公,是事實。

公公一早就有一個針對廷公公的「報復行動」計劃,似乎同公公被炒,不能以職員身份繼續潛伏在黨中央總部(設在恒利大廈)的事有關﹕

寄件者: Raymond Luk
收件者: 改革派十多人
日期: 2006/4/27 15:57
主旨: Re: 下一步,再下一步,和再再下一步

...報復行動﹕佢拉我下馬,如果...要我全退出恒利集團既話,我就要拉番林公公,無留低。

...如果我全退後,就不用再遵守紀委的避嫌原則,...我準備根據《行為守則》中「蓄意破壞黨內團結」的一條罪,請各位支持,將林公公交紀委審判。請各位切勿洩露風聲,我準備安排S君、W君及本公公自己親自操刀,三人一致同意;革除林公公黨籍...

因為成件事涉及新東及新西,紀委中,新東及新西的委員要避嫌,所以XXX、XXX、XXX、XXX都唔可以處理。XXX會聽本公公話,唔使怕佢阻住地球轉,唯一容易出事的是XXX,但佢之前處理過XXX單案,S君、W君和本公公輪值次序都會比他優先。

因此,我想請各位兄弟幫以下的忙﹕

...我會親自草擬挑林公公張「狀紙」,要找五人聯署投訴,最好其中一位人是中常委(R君可否幫忙?...); ...又最好至少一個係「34人」當中的「受害者」。(占美,可否幫到手?)

忿怒公公


我懷疑這是中聯辦特務上司教路的,把中共慣用的手法,引入講法治的民主黨﹕未審先有結論,由法官寫控告書,之後才找人簽名認頭,再利用公職,安排自己人「審判」,煮死廷公公。喂,親兄弟,民主黨出左個咁既敗類,你咁正義,又寫個blog鬥下佢丫。

可能這就是「拉登報告」這一段的意思﹕

星島日報 2006-09-28﹕...陸亦意圖利用紀律委員會職權達到目的。

親兄弟外表似乎因為拉登小組這幾個月來的工作手法不當,才開個blog,攻擊拉登小組及其秘書廷公公,但以上一切,證明兩個半特務一早,早至拉登小組根本未開展工作,就有足仇恨,要「逼拉登下台」,「逼炒廷公公」了,而且不惜用最卑鄙的,中共慣用的手法去煮死廷公公。

因此,從動機的完全吻合,可初步證明,親兄弟就是兩枝半針,尤其是公公。

由 於捅份所謂「拉登小組報告」俾報館同親兄弟是同一人(見以上第一批證據),而廷公公冇可能俾份報告佢地,也證明了他們是偷來的。又請注意以上 2006/3/22 12:17第一份電郵這一句﹕「我在中環與他共事幾年」。其實公公利用目前仍是狒狒的財務秘書的身份,仍可成日出入中環廷公公的辦公室的附近。佢偷開廷公 公 的電腦,偷走「拉登小組報告」,並非太難。此外,當然可以是國安部的高級黑客代他偷文件,也是可能的。

而且,以上同時證明親兄弟唱衰 拉登 小組的工作手法,只是虛招,因為拉登小組根本未開展工作之前,公公已有結論,要拉登下台。而公公先落結論,再張羅外表正義、道貌岸然的道理和程序,來誤導 民主黨人和社會,這種手法,是他自己以上2006/4/27 15:57的電郵一早招認了。

順道一提,最破壞紀律的紀律委員會委員公公,未審先有結論,由法官寫控告書才找人簽名認頭,再利用公職,安排自己人「審判」,煮死廷公公,絕不避嫌,踐踏黨內司法公正,這麼骯髒的勾當,黨的副主席,正義凜然的君子,是直斥其非,還是同流合污?

博士的看了公公的提議,這樣回覆﹕

寄件者: Prof. KM Chan
收件者: 改革派十多人
日期: 2006/4/27 17:27
主旨: Re: 下一步,再下一步,和再再下一步

But hence you would expose yourself to confront them. This is not wise, may be Jimmy or I complain Ting !! KM

又六千幾字了。我還有一些零碎的旁證,簡述如下吧。

第四批證據﹕零碎的旁證

其 一、專門略去自己的名字,也是一種證據。按報紙所引的拉登報告,報告已說出公公的罪狀,點可能冇叫佢去會見呢?但係親兄弟個blog的《小組約見黨員統 計》,講哂接見過邊二三十個黨員,邊六個人拒見,邊d待見未見,偏偏就係冇公公個名。即係親兄弟話拉登小組冇約公公去見,邊個會信?這叫欲蓋彌彰。公公是 專門略去自己的名字。可見親兄弟就係佢,由於捅份所謂「拉登小組報告」俾報館是同一人,因此偷文件的也是公公。

其二、四篇親兄弟的 blog,成日都話「知情人」點講,有料党友點講,自己造謠或推論唔肯認,成日話係人地講既,呢種文風,長期讀者似曾相識。冇錯,正正就係我個blog引 述公公的電郵獨有的文風,幾乎等如他的簽名。這是源自經常造謠者的心理,如被揭發,要反口時,可以賴人。這也是「親兄弟正是公公,偷文件也是公公」的旁 證。

其三、成日講大話作野的人,好鍾意話自己講既係真話,所以特別喜歡個truth字。公公以前造謠的,後來被特務上司勒令封閉的 blog,就叫behindthetruth。今回親兄弟的blog,又叫truthdiscover。太巧合了。也可視為「親兄弟正是公公,偷文件也是 公公」的旁證。

其四、兩枝半針一向好想強調,「拉登小組」是迫害我地,所以,有一個字眼,次次都要同拉登小組同主流派頂到衡,或者成 日半講笑咁提起。那字眼就是,「會見、約見」定係「調查、審判」。前者是拉登小組同主流派喜歡用的字眼,兩枝半針就話佢地虛偽,話明明係調查、審判。他們 是好恨把人地形容成白色恐怖的,用意是盡量恐嚇黨員不要同拉登小組合作,盡量使小組工作欠缺資料,以便查不出他們兩枝半針的劣行,查得出也證據不足。在親 兄弟的blog的附件中,他就做了手腳﹕《小組約見黨員統計》的內文標題,就改成「小組調查黨員統計」;更隱蔽的是《調查會員資料》,如果你下載入了你的 電腦,把游標放在清單中這個文件名之上,停一秒,就看到原本的文件名是「會見會員資料」,即親兄弟曾把「會見」改為比較嚴重的「調查」,來加強他鬧拉登小 組迫害會見的黨員的效果。一對照兩枝半針向來強調的字眼,手腳做得這麼吻合,也可旁證「親兄弟正是公公,偷文件也是公公」。

其五、公公係都要重刊上次3月爆大鑊佢寫的「傑作」《無畏無懼 包容進取》,即佢屈我地十人滲透民主黨,然後騙我地向高達打錯仗的,民主黨有史以來最大一次內訌的新聞稿。果次上司俾左好大筆獎金,佢於是好自豪。所以借d意又登一次。這也是旁證。

其六、博士對親兄弟個blog,心中暗喜﹕

文匯報 2006-09-30﹕民主黨副主席、被「點名」的「改革派頭頭」陳竟明,在公開場合被記者問及「親兄弟網誌」是何人所為時,陳竟明最初笑而不答,隨後則補充說,若「少壯派」要發表此類言論,將會以較嚴肅的文筆撰寫。

對比他5月對我個blog初初出來時的態度,就天同地比了﹕

明報 2006-5-17﹕民主黨副主席陳竟明昨日開腔回應,質疑「真兄弟」才是「針」,目的是要打擊改革派。

星島日報 2006-05-17﹕陳竟明昨日接受本報查詢時說,清者自清,但他質疑「真兄弟」居心叵測,陳補充說:「可能進入選舉期,有選委會(選舉)和區議會補選,所以多了這些古怪事,有人搞小動作,有人借這些事破壞選舉工程。」

心中暗喜,不足以證明他是親兄弟,但也旁證了一種同意。

其 七、大家可試試下載親兄弟個blog的附件《何俊仁收緊會員政策》,把游標放在清單中這個文件名之上,停一秒,就看到原本的文件名是「致各民主黨中央委員 會委員」,而作者竟是「Prof KM Chan」!如果說文件作者是「TING」,親兄弟就是廷公公,那末,豈不是至少有一個證明,親兄弟就是博士?我的推算是,其他文件要從廷公公的電腦偷 來,但這個文件則不須偷,因為是三四月間中委會派過的。可能要在電腦打多一次,或重抄什麼的,博士不小心就用了一個自己的舊文件為基礎,萬萬料不到我呢個 福爾摩真發現了這個隱蔽的聯繫。穿煲添。可見,這半枝針,也是唯恐天下不亂的親兄弟。

-----------------------

謝謝你看到這裏。這個月寫了三晚。下個月才繼續了。請介紹朋友看。

-----------------------
第34篇完,11月1日星期三晚再會。

2 Comments: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你估佢偷文件,但係咪真係咁容易偷到呢? 你講到好似係枱面隨手就拿到....似乎欠了些說服力喎..

Sunday, October 08, 2006 12:29:00 AM  
Anonymous C.L.K. said...

班針近排仲有異動嗎?
我見真兄近來都只係忙於整理
無什麼新消息...

P.S.
電郵提及之事,可有進展?

Wednesday, October 11, 2006 11:22:00 PM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